十亿新穷人

那么“奢侈”的生活“大概一个月以前,我下班坐电梯下楼,跟我一起进电梯的是个送快递的小伙子。电梯关门的时候他接了个电话,因为要搬东西,他开了免提。电话是他老家的女朋友打过来的,讲的是豫东方言。两人寒暄了几句,女友突然就说,xx结婚了,咱们啥时候结?这显然是她打来这通电话的原因。小伙子脸色立刻就变了,说你着什么急?我这不天天攒钱呢嘛!等我攒够了,就回家结婚。话聊到这儿,一切都还挺正常的,无非也就是表达自己的紧张情绪。结果电梯下了几层,他女朋友不知又说了句什么,这小伙子突然就情绪激动了起来,说:‘你别看城里那些白领一个个像个人似的,穿的人模狗样,其实狗xx不是,他们都是狗x!’,怒目圆睁,满脸青筋,给我吓了一跳。……我没再和那位在电梯里爆发的快递员接触,因为他的恶毒言语已经让我感到不适。但后来,我问过一位与我相熟的外卖骑手小方,我的问题大概是:如果假设你对你每天服务的白领感到不满,那这个不满的理由最有可能是什么?他想了想说,他不太理解为什么那些人明明赚的比自己多不了多少,还过着那么‘奢侈’的生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电梯里的快递员的那次爆发,多多少少也包含着这样的想法。“明明赚着6000块的月薪,却背着两万块钱的包;明明家里拿不出买房的首付,自己却完全不存款,过度‘贪图享乐’。”这便是一部分“新民工”眼中的白领形象。”上面这段文字出自公众号“大蹦驴”的文章《快递员与白领:两种底层劳动力的都市生存游戏》。和吃瓜星球的李西瓜同志讨论这篇文章的时候,她提到了一个观点:“那些白领虽然收入和快递员差不多,但家境普遍比快递员们好上特别多……白领和蓝领收入差不多,但背后的家庭资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壁垒分明,所有人却视而不见。”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似乎可以找出一些所谓的“快递员”和“白领”之间的区别。按照李西瓜老师的说法,她接触到的新媒体行业白领“几乎都是教师、公务员、国企员工、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纯农民、农民工家庭的非常非常少”。在原生家庭背景上“白领”家底更优渥一些,稳定有保障。如果我要补充点什么,那就是“白领”家庭更能保障他们升学,在文化资本上更优越一些。现状是,“在我曾经走访过的、位于上海虹口虬江路的一个饿了么站点,有半年以上送餐经历的外卖员每月一般可以有8k-10k的收入” ,“我身边毕业三到五年的普通白领,除了程序员等少数行业的从业者,月收入大概也都大概徘徊在一万元左右”。既然工资差不多,甚至“快递员”、“外卖员”收入比“白领”还高,那么“快递员”、“外卖员”对白领的“奢侈”不满,似乎可以理解为“既然大家赚钱差不多,为啥你活得比我容易,比我潇洒”?

阿里 百度 小米 喜马拉雅看中儿童智能音箱

根据Strategy Analytics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音箱出货量已经累积到了920万。其中,亚马逊稳居第一,出货量预计400万台,市场份额43.6%。由此可以看出在之后的时间里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将会大幅度增长,这也给未来的智能产品带来无限的遐想,资本看好。由于智能音箱的发展成熟,使得各个公司的目光已经下沉到儿童领域。

一家神奇的网站:58同城为何能“假”而不倒?

2005年中国互联网群英辈出,姚劲波也曾是其中一员。当时百度初登美股、众人歆羡,而马云秘密创立的淘宝网,以“免费”为名击败外来者eBay,马化腾则挡住了微软MSN,还收购了张小龙的Foxmail。与此同时,刘强东放弃零售店面转型电商,周鸿祎辞掉雅虎中国总裁职位,开始第二次创业。赶集网、58同城、校内网等以后耳熟能详的名字,在此时埋下了成长的种子,也成为姚劲波、王兴等人功成名就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