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尼收紧跨境电商税收优惠时,我们找到了大机会

1跨境电商待遇变差了印尼财政部在9月17日(昨天)决定对跨境电商的税收优惠措施进行收紧调整,从之前的100美元之内的订单免税改成75美元,打了个七五折。印尼海关对于进口电商的优惠,特别个体消费者的税收优惠是2018年财政部(PMK)112号监管条例中提出来的,主要就是要方便群众能在国外的电商平台或者本国的跨境电商平台上尽情地买买买,但是为什么在第三季度又要减少优惠的力度呢?其实主要的目的还是防止被不守规矩的商家利用。跟国内的情况一样,印尼的跨境电商开始通过各种“谎报单笔交易额”“分割订单”来进行各种逃税的操作,财政部发现有某进口商一天交易超过400单,但是每一单的交易额都非常神奇地落在了75美元左右,这种商家有一个统称:老鼠屎。本来进口商这样“巧妙地”利用税收优惠的操作属于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事情,但是当个别事件变成了行规后,印尼官方发现这对他们国内的制造业产生致命的影响,甚至可能逼垮了一些印尼国内的小厂家,所以不得不重新审视,决定从10月10日正式开始收紧优惠的幅度。2100刀变75刀,伤害了谁?理论上对于各大平台如Lazada、Shopee和Tokopedia来说,自家B2C业务(如果有的话)或者跨境电商业务根本就不用担心这样的改动,因为只是征税门槛调低了,当局并没有在税率上面动刀子,所以大平台那样级别的商品进口业务本来就没有什么大漏洞可以钻,这些大户都是印尼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想逃也是逃不掉的。那么,100刀变到75刀,最有可能受影响的就是C2C平台里面的小卖家了。本来可以通过“无限分割订单”钻漏洞的小卖家以后很难再打擦边球了,印尼财政部负责人表示除了监管每一单交易之外,以后还会监管到个人,如果某人一天的交易次数有异常,即使每一单都少于75美刀,也会被监管,所以这么调整对于一些当地自营的进口商影响还是非常大的。3跨境电商还有大机会的实锤但是两家业务主要为C2C模式的平台Shopee和印尼“淘宝”Tokopedia的发言人却表达了其实对小卖家的影响也不大。敲黑板!这里可能是一个大发现。Shopee在印尼的政府关系部负责人Radityo Triatmojo在周一接受当地媒体采访的时候就表现的非常云淡风轻,称他们没有因此感觉到什么不同,也不认为会有什么不同,因为无论是从销售额和下单数量来看,Shopee(印尼)上面卖的商家大多数都不直接做商品进口的外贸业务,平台上面200多万的卖家所销售的商品里面,直接做跨境业务的商家只有大概1%的比例。 而Tokopedia的发言人也表示,平台目前一共400多万的卖家里面70%是家庭主妇,普通上班族和学生,而且不少商品都是本土产品,所以即使对进口商品的税收进行监管,也不会伤害大多数人的利益。先不管上面两位发言人是不是为了故意要淡化影响而谎报数据,但是如果上面的数据哪怕有一点靠谱,那么跨境电商在印尼市场还将有一大片蓝海,而且还可以直接利用这些C2C平台。虽然有船长说这本来就是个机会,但是从大平台高层的嘴里说出来,感觉可就不一样了。“就他们的锅,下自己的面,”小罗盘如是说。当然有一个前提,要找到一些合适的单品,最好是没有被平台本身覆盖的进口商品,随着本地平台逐渐成熟,SKU不断丰富,特别是罗汉彭蕾执掌后逐渐“淘宝化”的Lazada的壮大,这个缺口坚持不了多久了。不过,一切都还不晚,船长们不妨试试看,选品得当的话,说不定哪天就变成倾销大户了。

消失的GP

GP这个群体正在消失,这是一个事实。当然,有人欢喜有人愁。“由过去的2000家到现在的2万家,实在太多了,风险投资行业该洗洗牌了,这是一件好事情。”有投资人朋友这样说。

历史转折中的周鸿祎

今年的中秋节是9月24日,一个公历算法上很普通的日子。但对于周鸿祎来说,过去8年每个中秋节都是难以忘怀的一天。2010年9月22日,中秋节。周鸿祎邀请李开复等几位创新工场的朋友去360怀柔基地玩CS。晚上聚餐共度中秋的时候,周鸿祎突然接到同事电话,被告知“QQ医生”已经升级为“QQ电脑管家”。后者覆盖了360安全卫士和360杀毒软件的大部分功能。一向钟情于CS游戏的周鸿祎,终于闻到了硝烟的味道。半年前的春节长假,正在三亚度假的周鸿祎还曾接到老搭档齐向东的电话,老齐告诉老周:“腾讯进场了。”周鸿祎等的那只靴子终于落地了,他当即通知还在休假的各位高管,从东北、从美国统统赶回北京开会应对。简单来说,2010年中国人最重要的两个假期——春节和中秋节,周鸿祎都没过好。当然,那一年无论是对周鸿祎还是马化腾,抑或整个中国互联网,都是不平静的一年。一个细分领域的老大遇上全行业覆盖的老大,是必然;2010年的360遇上2010年的腾讯,是偶然。从公关战的角度看,“3Q大战”是史无前例的经典,但从企业自身发展的角度看,周鸿祎二次创业之后暂时放下搜索转战安全,才是所有故事的开头。这个开头一直延续到今天。从哪里来?2006年,与雅虎的竞业禁止协议一到期,周鸿祎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再次创业,新公司正是此前他以天使名义投资的奇虎。而随着老周的全职加入,红杉和鼎晖第一时间加持2000万美元,周鸿祎旋即大举招兵买马。此时的360不缺钱、不缺人、不缺想法。这个想法就是社区搜索。彼时,不仅百度股价一路攀升,Google也在2005年进入中国。搜索市场热闹非凡,当时正值Web2.0红遍太平洋两岸,UGC社区遍地开花,以博客中国为代表的一大批新型网络社区迅速蹿红。当时无论百度还是Google,还没能让搜索引擎覆盖到这片新的荒原。周鸿祎希望在传统搜索巨头之外,别开天地,创造一个新的平台。距离上轮融资不到半年,奇虎又拿了数千万美元的投资。兵马强壮、粮草充足,周鸿祎准备高举高打大干一场。应该说,周鸿祎搜索这一仗,很像日后各大风口之下的主流打法:以武装到牙齿的姿态迅速抢占赛道,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资本闪电战。但在2006年的中国,这个打法行不通。当时中国网民数量还不到全国总人口的一半,网民还处于启蒙阶段,社区还是个小众市场,再加上Web2.0大潮很快褪去,搜索看起来并不那么好搞。更重要的是,周鸿祎犯了很多创业者都会犯的毛病:不专注。短信、彩信、播客……奇虎很快进入了多个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后来周鸿祎在自传《颠覆者》一书里说到,自己一上来就搞大平台,忘记了单点突破。以至于他喜欢打这样的比喻:女人生第一个孩子要怀胎十月,生第二个孩子也要怀胎十月,但我们生第二个孩子(二次创业)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很有经验了,认为努把力两个月就能生出来。2006年的中国互联网迎来了“流氓软件”的总爆发,小到几个人的团队,通过“流氓软件”都能年入几百万,这是继SP之后有一个灰色生意。一方面是“流氓软件”越来越肆虐,另一方面大家都不舍得花钱买正版。周鸿祎看到了机会。当他第一次跟董事会提出暂停搜索业务、转战安全市场时,没有一个人支持他。没人支持也要干。周鸿祎从奇虎团队抽掉了5个人组成项目小组,很快就开发了一款“流氓克星”的软件,这个软件能够查杀当时比较流行的100款“流氓软件”,“流氓克星”就是“360安全卫士”的前身。当时正版软件都是靠收费模式赚钱的,但付费比例很低。2008年中国有2亿互联网用户,购买正版杀毒软件的还不到1000万人。所以,周鸿祎进入杀毒市场的第二个动作,就是免费。2009年9月底,被周鸿祎称之为“原子弹”的360免费杀毒1.0版本正式上线,到年底,360杀毒软件占据了30.8%的市场份额,用户量超过1.2亿,同时360安全卫士还有73%的覆盖率,再加上基于安全业务延伸出来的360安全浏览器、360安全网址,360用户总数逼近3亿。后来IPO路演,周鸿祎用中式英文反复讲的故事,就是360如何从免费杀毒一步一步衍生出自己的商业模式的。颇具戏剧性的是,到2014年,360搜索业务已经是中国市场份额第二名。创业之初跟投资人讲的故事没有做成,然后做成了一件投资人都反对的事情,最后顺带着又把最初的故事给圆上了,你说奇怪不奇怪?而这一切的核心,都是因为找到了安全这个独特的切入点。我之前在一些文章提到过,中国互联网巨头都有自己的“风水宝地”,PC时代腾讯靠社交,移动互联网时代依然如此;PC时代阿里靠电商,移动互联网时代依然如此。安全就是360的“风水”,只不过,它连接的不是PC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而是从IoT时代再次开始。到哪里去?上周五中午,360总部隔壁的798艺术区包豪斯广场人头攒动,一场上百人的“吃鸡大赛”正在上演,带头大哥是周鸿祎。这场活动其实是360安全路由P4C的线下营销,除了吃鸡,现场还拼出了国内最大的一款乐高路由器模型。直播大人周鸿祎亲自上阵,安利这款360 IoT智能硬件产品大家庭中深受游戏玩家欢迎的路由器。自面市以来,P4C就被许多用户称为“肥宅快乐器”,它的“全千兆游戏加速”功能,据说能给玩家带来酣畅淋漓的游戏体验。P4C的智能算法能识别主人的游戏行为,并为游戏开辟专用的快速通道,就算家人在追剧、看直播的同时也不会被抢网速。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最近几年里周鸿祎极为少见地参加这种类似“网友见面会”的活动。老周变了。“3Q大战”之后转年,360就成功赴美上市,随后市值一路攀升。应该说,360在美股的那几年,正是中国互联网重新洗牌的几年:网约车崛起、外卖崛起、信息流崛起、AT双巨头形成……老周也曾以搅局者的姿态出现在一些风口之下,但似乎并没有全力All in。上还不是不上,这并不是周鸿祎一个人的问题。李彦宏纠结过,刘强东纠结过,甚至雷军也纠结过。大家都同时遇到了如何跨越非连续性的问题。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对应的问题是:我的优势是什么、如何为这种优势找到续命的新风口。当年周鸿祎力排众议暂时放弃搜索业务转战安全市场,便面上看是进入一个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实质是重新捡起了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是360能够在“3Q大战”之后活下来并最终上市的根本路线保证。360从私有化到回顾A股的这两年时间里,发生的最大技术迁移无疑就是AI+IoT,这是继移动互联网之后的又一个底层变革。幸运的是,之前周鸿祎在智能硬件领域的多点布局,终于在这个新时代找到了“一颗金线”:这颗金线就是安全。我之前在《周鸿祎重新定义安全》一文中写到:PC时代,一台电脑配备一套软件,比如安全卫士、360杀毒;移动互联网时代,一部手机配备一套软件,比如360手机卫士;但IoT时代,每个人有N种智能设备,到2020年,全球有超过500亿的设备会连到互联网上。信息的流动和链接呈现指数级增长,但安全风险同样激增。去年,周鸿祎第一次提出了“大安全”的概念。这个概念的背景是,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通过万物互联已经打通,线上线下的边界正在消失,所有过去在网络空间里对信息的攻击,都会穿透虚拟空间,直接映射到网络世界的安全。换句话说,仅仅基于PC和手机的信息安全观已经过时了。如果说“大安全”是一种世界观,“安全大脑”就是方法论、一种思维方式。今年5月份,周鸿祎第一次对外宣布,为了应对IoT时代的信息安全挑战,360正式推出“安全大脑”,作为一个整体解决方案。所谓“安全大脑”,就是通过数以亿计的传感器持续采集最全最新的安全大数据,然后把这些浩如烟海的数据源源不断地传输到安全大脑的云端,进行存储和计算,并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实现对网络威胁的自动化、智能化响应和处置。周鸿祎说,“安全大脑”是360提出来的,但并不是360独有。就像2006年周鸿祎把安全作为360的安身立命之本一样,“安全大脑”终于让360的核心竞争力找到了新的应用场景。从这个角度看,路由器不是路由器、智能门锁也不是智能门锁……它们都被360赋予了一个更新也更老的说辞:安全。不是周鸿祎变了,而是时代变了,但时代的变化并不排斥360的核心基因,就像周鸿祎不排斥跟网红们做直播一样。回归A股之后,360虽然股价也有震荡,目前也基本稳定下来了,按美金计算,目前360市值依然算是中国互联网公司“七剑客”之一。这是资本,当然也可能是包袱,关键还是看老周的决心。最后,值此中秋佳节到来之际,让我们提前祝老周春节快乐

复盘:阿里云这10年

百度云和腾讯云是意料之中的对手,如今京东云也开始发力,刘强东提出“京东云必须做成”,雷军也承诺未来投入10亿美元支持金山云发展。另外进入2016年IT厂商开始发力,目前市场华为云、浪潮云、新华三都在集中发力。

交易规模超30亿美元,合并后的美信联邦如何开拓全球资产配置市场

经济的发展正在推动中国新富阶层进行全球资产配置。这点在海外教育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根据美国发布的《2017门户开放报告:国际留学生》报告,中国该年度赴美学生数达到35.1万,接近美国国际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35万人意味着35万个家庭,这带来了财产管理的需求。”对美信联邦创始人刁盛鑫来说,这意味着广阔的业务空间。

谷歌20年征战史:互联网搜索引擎重塑世界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9月12日报道(编译:田小雪) 如果要说,有哪一家科技能够切实颠覆现代互联网行业、变革现代生活方式,那无疑就是搜索巨头谷歌。一路走来,谷歌已经不再是最开始那个以创新搜索引擎起家的公司,而是一家运营着多达八款优质产品的综合业务公司,这些产品各自均拥有超过10亿的用户基数。现实生活中,谷歌各款软件的使用范围非常广泛,包括知识库搜索、工作效率提高、媒体内容消费以及日常交流互动等。今年9月4日,谷歌正式度过了自己的20岁生日。对它来说,这是一个意义非凡的周年纪念,甚至给整个企业发展历史都带来了深远重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