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案例精英赛全国总决赛后记 —— 不经此役无以重生

第七届全国管理案例精英赛全国总决赛C组现场 @ 厦门大学

引言

2019年9月23日早上8点33分,随着嘈杂的闹钟声阵阵传来,昌老师搭上了上班的地铁 —— 就像往常一样。但与往常不一样的是,他还是不能相信精心准备了7个月的管理案例精英赛在厦门大学尽遭遇如此滑铁卢。

在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昌老师都无法安心入睡。一闭上眼镜,比赛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出现在眼前,仿佛再次回到了比赛现场,想要将当天的失误逐一纠正,哪怕能够多收获0.01分也好,但是梦里只是一再重复当时景象。

追忆

暑期集训

从地区赛到全国赛的两个月内,飞马队共做了9个案例

自从华东赛晋级后,飞马队在整个暑假期间并没有休息,在 @熊出没 的指导下,刻苦训练,不仅自己练,还搭上了19级MBA新同学们一起陪练。我们都知道冠军之路不会那么容易,大家对此都不敢疏忽大意。

由于余班升任了余行长(真的是行长,唯一没有吹牛逼的外号),要常驻常熟并且工作繁忙,所以没有办法继续与小伙伴们一同训练了,所以在使命的召唤下,我们迎来了大家庭的新成员 —— 傅哥,飞马队仍然保持了来自同一个班级的DNA。

飞马队暑期最后一次集训,对阵对手是2019级新生联合队

傅哥

傅哥是班中稳健派大叔级人物,常年在外企工作,擅长供应链管理。为人正直,除了这次比赛还同时计划沙9(全国MBA沙漠马拉松挑战赛),正可谓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有勇气生个二娃的男人的确是可怕的!当然,也有时候猝不及防开个车让人大跌眼镜。

傅哥在练习赛上曾组队上场,在运营方面姜还是老的辣,几乎可以达到毫无破绽的境界。

比赛现场的傅哥

初到厦门

昌老师是队伍中最早到达厦门的成员,入驻的酒店则是拜托汤老师找学校供应商预定的,提前查了一下酒店情况,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本来对于格林豪泰这样子的快捷酒店不算反感,但是当昌老师看到“格林豪泰欢迎您”的时候还是差点吓尿了……

格林豪泰酒店“欢迎您”

昌老师看着铁门里面诡异的绿色的光芒,感觉这一路将有去无回。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去鬼门关闯一闯吧。

由于本次决赛期间正好遇上厦门大学封校,学校不提供场地供参赛队伍进行训练(这的确很奇葩),所以要求参赛队伍自行解决场地问题。为此昌老师问了酒店工作人员这里最大的房间是咋样的,答曰:家庭房。前台找了保安带着昌老师先去看下房间。

充满“温馨”的家庭房

当“家庭房”展示在昌老师面前时,不知为何,昌老师内心无法联想出一家三口在这里温馨嬉闹的场景;取而代之的则是法制新闻中常见的扫黄的场面,这像极了新闻中淫窝,还得有一群男男女女蹲在那边就更像了。

客观讲,这么小的房间用仅用于休息也还行,但是如果还要聚集10多个人一起讨论PPT,大家就都得挺胸收腹,想必条件会非常艰苦的。昌老师的思绪还是回到了那诡异的绿色的光芒,与队长晓莎短暂商量之后,决定前往另一家稍远点的民宿。

一格·海棠美宿(厦门大学店)

不得不说,这几年民宿发展得还是非常不错的!价格不贵,环境和设计却都有亮点,服务也比较热情。这里便是接下来几天飞马队的主战场 —— 一格·海棠美宿(厦门大学店) 。

赛前准备

计划

经过暑假期间多伦训练,飞马队已经基本掌握了方案的套路,根据训练经验,我们应该有超过24小时的冗余时间,周三晚上20点出题、审题及初步讨论梳理出框架。周四下午6点前完成至少3个版本的PPT以及1一次不计时演练,晚上有充足时间修改细节以及进行计时排练。周五或许可以睡到自然醒然后养精蓄锐,做最后一轮排练以及模拟提问。总体来说游刃有余。

追求持久的男人

24小时

不得不说,这次全棉时代的案例是我们最讨厌的一种案例 —— 全篇都是赞美之词,文中并未提及其公司现在面临的问题,一副蒸蒸日上之景象。对于这种案例,团队只能找其“隐忧”,飞马队很快便产生了分歧。原计划很快被打破,从做出接收到案例的周三晚上八点到次日晚上八点,团队没有产生出有亮点的方案。

这冗余的24小时在一瞬间好像就从指缝间溜走了。

棉毛裤

经过了前一天的通宵,此时已接近周六凌晨,又经过了4个大的版本调整以及多次计时演练之后,终于我们打算截稿了(此时已经提交了盲审版PPT),在最后一次计时演练中,老卜说道:“……那么!全棉时代的棉毛裤产品接下来该怎么做呢?”。为什么是“棉毛裤”?我们有在做这个案例么?

老卜把案例中提及的标杆产品 —— “全棉时代棉柔巾” 说成了 “棉毛裤”。是的,就是那条妈妈觉得我冷的时候以死相逼要我穿上的秋裤。

顿时,笑声引爆了整栋民宿。

最后,还是熊出没及时制止了笑声,经验告诉他必须防止这种心理暗示在次日比赛中的差错。

传说中的棉毛裤

提交PPT

周五晚上八点,提交PPT的时候,非常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晓莎队长在18日下午到达厦门后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一家信得过的打印店,同时不惜任何代价,换取打印店老板的信任,以截获对手的情报。

彩打店,位于厦门大学学生宿舍附近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原本我们只是为了找到一家可靠的打印店,可以及时打印,不要因为打印时间过长而导致扣分(因为在地区赛中,由于打印店排队问题,飞马队是在最后一分钟靠刘矿主的百米冲刺才勉强准时提交了方案)。但没想到由于先前的间谍工作做得太过于出色了,当天晚上9点队长晓莎和刘矿主还真拿回来一份对手的盲审版PPT。当然由于是盲审版,我们并不知道具体是哪只队伍的,跟家不知道是否是同组对手。

当然,由于当天准备自己演讲内容都准备到了凌晨1点,这份PPT并没有细看。事实上这份PPT足足有87页,超过两倍于飞马队的页数,但是大伙依然对自己的方案更有信心。只有刘矿主细致研究了这份被截获的PPT,如果有机会的或许可以在关键时刻帮上忙。

晓莎

飞马队队长,后勤保障一等功,金融系属性。校内赛时曾与昌老师同车从常熟返回上海,在车上交流了晓莎的情感史,为她附加金融属性的就是她的前男友,据说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暑假期间训练时曾经很淡定地提及在2018年P2P暴雷潮中损失了数十万,人和人的差距在交谈的不经意间就被远远拉开了呢!

决赛临场

排位

作为C组的参赛队伍,我们是最早到达现场的,在厦大门口我们并没有先合影留念,而是直奔赛场,此刻,昌老师心中有一丝莫名的担忧。C组赛场是在音乐厅阳光房内,而当天的室外温度直逼35摄氏度阳光房却没开空调使得整个场地闷热无比。到了赛场首先发现最晚准备好的最终版PPT所在的U盘没带来,一阵小小惊慌之后,孙老师在微信聊天记录中找到了文件,递交了PPT。

即将到达战场的飞马队

T妈妈、 老卜 、昌老师、辩论女王找了个阴暗的礼堂进行赛前最后一次演练,演练完毕,收到了群里的消息,第一组,第2队。对手是南开大学。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排位,应该说 —— 非常差。大家随即回到了赛场,此时的赛场凉快多了。为什么说这个排位非常糟糕呢?大概会有下面这么几个点吧:

  • 从人的兴奋度上来看,这个排位入场太早,无论是队员还是评委,均没有到达上午的兴奋点,根据比赛规则,每场比赛只有前两名才能进入复赛,因此,光靠击败当前对手是不够的。通常情况下,在这一组出高分的可能性非常低。
  • 从评分角度来看,一般靠前的组评分不会太高,通过历年比赛录像以及之前晋级赛的经验看来,为了照顾部分学校的“面子”,一般现场评分分值差异不会太大,所以第一组的分数很有可能会成为全场比赛的标杆。

孙老师

其实之前就有说过,孙老师并不是个老师,起码从他玩PT典藏的200个G的种子看来,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士。孙老师毕业于天津大学,给人的感觉是非常聪明的小伙,思路清晰敏捷。练习赛时曾组队上场,台风和表现均可圈可点,可惜 —— 脸和脖子一样粗。

脸和脖子一样粗的孙老师

对手

最终的分组情况,分别是I组,南开对同济;J组,浙江工商对内蒙古工业大学;K组,北京科技大学对大连理工;L组,中国政法对西安交大。

南开大学 —— 按照熊出没的说法,这个对手很合适,既不是太强也不是太弱,相互匹敌。与同济一样,同属985、211工程大学,建校已过100年。超越天津大学在天津地区排名第一的高校。

南开大学代表队

本组的传统强队是大连理工与北京科技大学,两组均在前几届管理案例精英赛中分别夺得过冠军。并且,全国管理案例库更是由大连理工大学开发、维护与管理的,可以说大连理工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一致认为大连理工将会是本组最为强大的敌人。

下面还有有他们的实况,这里就不再叙述了。

北京科技大学代表队

PK

轮到我们了,如果说上一次比赛心跳有120跳的话,这一次,昌老师感觉自己心跳只有80跳,一点儿都不紧张。从酒店出发之前,还特地喝了他认为对比赛最有帮助的速溶咖啡,让大脑保持兴奋,但是此刻却出奇的平静。可能是上台的时间点距离早上喝的那杯咖啡已经过去了3个小时了。

这一次,飞马队仍然是后手出击,南开的表现尚可,方案中也有明显的缺陷,经过了提问环节,大伙都觉得把握还比较大。

T妈妈先上场,作为第一个决赛上场的队员,紧张总是难免的,更何况这次飞马队的开场白还是一首大诗人陶晟所著《棉花颂》,T妈妈必须压抑住澎湃的心跳,背完诗句,汇报团队信息、讲解目录结构并完成第一部分汇报。

第一个上台的主讲人 —— T妈妈

T妈妈的七言绝句速度是我听到所有模拟练习在内的最慢的一次,慢到让大家以为这是朗诵表演。不过,T妈妈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状态。不得不说T妈妈作为第一排位的选手实在是比昌老师强一百倍,节奏很快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接下来是老卜上场,接替T妈妈的话题,主要负责抛出问题,大家暗自祈祷:“不要出现棉毛裤”

Part2演说进行时 —— 老卜

还好,老卜的发挥一如既往得稳字当先。在老卜演讲完,昌老师接棒之前飞马队所耗费的时间与演练的一般水平接近,一切尽在掌握中。

第三部分,昌老师上场,与华东地区晋级赛比起来,今天完全没感觉到紧张,可能是训练多了,也可能是咖啡的效用过了。

Part3由昌老师负责

演讲过程同样没有太多悬念,用时2分17秒左右,交接到最后辩论女王手里,还剩余约3分35秒的时间。比赛至此可以说是一步一步踩着最为标准的节点进行的。

辩论女王压轴收尾

当辩论女王说出最后一句:“感谢大家的聆听。”,计时器指向最后一秒,就像很多电影中主角总是在最后一秒的时间里解除了定时炸弹那样,场面惊险刺激。而且我能注意到的是,女王是背对计时器的,也就是说,女王的时间把控力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就演讲本身来说,像安排好了的剧本那样,飞马队踩着时间轴上的每一个节点毫无破绽地完成了。接下来到了对方提问环节,在这个环节里,可以用波澜不惊来形容。双方均没有太出彩的表现也没有大的失误。紧接着的是这场比赛的第一轮全员参与环节 —— 观众提问环节。

刘矿主又在狙击对手了

场下观众(从方位来看应该是南开的同学)问了一个问题,大意是说:“撤销线下门店会导致线下营收降低,难道要将这部分用户放弃么?”这本是个挺简单的问题。但是轮到昌老师回答的时候,却非常牵强的给出了一个答案:“线下营收的下降就意味着线上营收的增加。”无论从什么角度,什么理论来说,这个观点都是不成立的,虽然后面对这一观点进行了一些补充说明,但是依然显得非常苍白。

昌老师正在回答观众提问

这最后成了昌老师的一个梦魇,总觉得在这个环节上本可以表现得更好,能够为飞马队多挣回哪怕多0.1分都行。但事实已然成立,再怎么后悔也没有用了。

第一场最后一个环节是现场评审提问,这一环节中,最后一个以及最后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是现场首席评委 —— 来自上海外国语大学的 范徵 老师。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 范徵 老师

他在最后一个问题同时问了两支队伍同一个问题:“在你们的方案中提到的关键点,与管理学中的什么概念是一致的?” —— 这是一个典型的理论结合实际的问题,它像是一次考试,来的非常突然,这种问题虽然看似并不起眼,但是其实一种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毕竟对于MBA学生来说,要结合理论非常困难,更准确地说,并不是困难而是尖锐地挑战了既定思路。因为比赛的方案肯定或多或少结合了一些理论的,但是这些理论并不一定是老师心目中的那个答案。果然,两队都没回答到点上。还是自己学艺不精啊!

到了评分环节心理总是紧张的,主持人可能也是因为还没睡醒,先让两队各自退场,然后又说分数还没出,要大家回到场上,场面一度有些混乱。

先报出的是南开大学代表队的分数,虽然具体分数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还依稀记得大量分数落在了51~53分之间,从分数上来看,要明显低于区域晋级赛的分数,这也印证了我们担心的第一排位的问题,果然第一场评委给予的评分非常谨慎。最后,飞马队以领先对手0.4分的分数在现场演讲阶段战胜南开大学,但0.4分并不是一个具有绝对领先优势的分数。

我们的比赛至此,先告一段落。

正在PK环节的飞马队

浙江工商 VS 内蒙古工业大学

第二组是浙江工商对阵内蒙古工业大学,在浙江工商方案陈述和PK环节过后,进入了内蒙古工业大学的方案陈述环节,亮出PPT之后,飞马队突然意识到,昨天晚上截获的PPT就是他们的,但是由于时间和精力关系,并未对此仔细研究。没想到还真的与他们分在了同一个大组里。但是在内蒙古工业大学陈述及PK环节过后,不出意料地与我们预期的一致,方案整体没有太大亮点,陈述和PK环节也都处于弱势。

内蒙古工业大学代表队

刘矿主和昌老师还是积极地在观众提问环节对浙江工商代表队发起提问,但是随后晓莎让咱们省省力气,因为接下来一场才是强强对决,所以后来对这两支队伍,我们并没有提出太多问题。

浙江工商代表队

现场评分报出之后,这两队也的确都没赶上南开大学,所以飞马队暂时仍处于第一的位置。

北京科技大学 VS 大连理工

C组重头戏来了,两队开赛之前,评委老师提出全场休息5分钟调整一下。正式开赛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现场所有人的精神都变得更振奋了,对于飞马队而言,或许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北京科技大学代表队(左)与大连理工大学代表队(右)

明显,两支冠军队的现场表现的确不俗,但是方案上没有太多亮点,感觉上并非无懈可击。在互相PK环节中,大连理工的2号选手(上图右3)表现抢眼,回答非常具有逻辑性,获得了一片掌声,当然,掌声主要也是来自大连理工场下观众的。

进入到了现场观众提问环节,这次轮到了飞马队准备的多个问题进行提问了,根据先前的表现,大家都认为大连理工更胜一筹,因此大量的问题都针对大连理工提出。提问环节飞马队发挥也还算不错,大连理工有些问题回答的非常牵强。

从坊间流传的评分标准来看,观众提问环节对场上队伍的最终评分微乎其微的,飞马队也只能努力争取做些许影响。接下来,到了本场比赛最精彩的部分 —— 评委提问环节。

自由辩论环节的北京科技大学代表队

计时器指向最后3分钟, 范徵 老师也对双方进行了一次提问,问题是:“请双方互相指出为什么自己队的方案由于对手的方案。” —— 这就像把比赛增加了一个环节,自由辩论环节。双方同样你来我往,每次回答问题仅用10~15秒,场面非常火爆,为了加快节奏,老师还持续对现场问题的发散性进行把控,双方持续交火直至比赛结束,同样大连理工表现上继续领先。

回顾自由辩论环节,其实双方的论点早已偏离了自己的既定方案,虽然场面上非常有趣,但是辩论的内容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性,逻辑上也并不通顺。至比分公布的时刻,果不其然,这两队的评分均超越飞马队,暂时分列第一、第二,不仅排名靠前,连得分都甩开了其他队伍一截,两队与飞马队的差距分别拉开到了1.5分和0.7分。单个老师的评分甚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54和55分。

比赛过程中计算现场得分的稿纸

不得不说,这非常不公平,这就像在一次考试中,所有学生的试卷上只有三道题可回答,但是有两个学生试卷上有四道题可回答,结合了择优录取的条件下,更体现了这种不公。此时的飞马队只能期待结合最后的盲审PPT的评分能够重回第二。

华东政法对阵西安交大

C组最后一轮的比赛中国政法大学对阵西安交通大学代表队,西安交大是 熊出没 的母校,也是“国立交通大学”的五大分支之一,有“中国康奈尔”之称。相对前一组的比赛,这两组可以说是波澜不惊,表现上自然是西安交大更胜一筹,提问环节飞马队还是以要压制更强的西安交大。没有意外,这一组的比赛并没有自由换轮环节,比分公布,同济飞马队依然保持第三。

盲审得分

赛制规定,每个大组只能取成绩最好的前两名进入总决赛复赛阶段,按照目前的排位,飞马队必须在盲审PPT中追上至少0.8分的差距。

提交尚未开封的盲审结果的 范徵 老师

主持人按照各队伍的出场顺序依次报出了盲审得分,第一队是南开大学,得分在36.2分,第二就轮到了同济 —— 34.6分,大伙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区域晋级赛中,飞马队的得分非常高,熊出没 为了避免往届在这一环节失利的情况,亲自为PPT编写了故事线描述文案,从而使得在盲审阶段能够让评委们感知到每一页PPT所需表达的意思。但即便如此,我们的得分居然是8支队伍中排名倒数第二的,而排在我们后面居然是现场表现排名第一的大连理工。

PPT盲审评分最高的,居然就是被我们截获的来自浙江工商的方案。这个局面让现场的队伍大跌眼镜,最终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分别是北京科技大学与浙江工商大学,大连理工位列第三,而同济大学则排到了第五。

赛后反省

离场

2019年9月21日,厦门,上午12点,晴,27℃ ~ 35℃

现场公布小组总体得分后,我们知道我们失败了,而且败得如此惨烈,简直是颜面扫地。

无论是辩论女王、昌老师还是其他人,非常沮丧地超大门走去,这一路上都不敢再回头看一眼厦门大学音乐厅。

赛后来到厦门大学再次合照,大家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许多

赛后的心情一落千丈,像是挨了一记闷棍,不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挨了这一棍,也不知道疼在哪里。不,其实知道疼在哪里,一定是在心里吧,否则怎么会有那么难以言表的感觉呢!

当天下午,带着忧伤的心情,大伙一起去了鼓浪屿。在鼓浪屿的蜿蜒小道上,昌老师的心情应该是跌倒了谷底, 用辩论女王(兼职路边摊占星师)的话来说, 狮子座玻璃心,表面强大内心脆弱。他知道,此时此刻最能够与自己心灵相通的人必然是辩论女王。无论是带队老师还是团队其他成员如何劝说着他俩,他们都知道,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甚至最终成绩大大超乎自己能接受的底线

失去与收获

我们失去了一支优秀的团队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对于过了而立之年的昌老师来说本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比赛是一种竞技,自然会伴随胜负,胜负其实是次要的。而这场较量真正损失的是一支优秀的团队。

同济大学获得的季军队奖牌

熊出没在练习赛的时候,就曾经提到过,一支拥有冠军实力的队伍必须具备一些特质,除了团结、努力这些以外,整个团队拥有一颗强大无比的好胜心同样很重要。这一点甚至比实力更为重要。

我们收获了一支更为优秀的团队

我真的很想对你们说:“非常想和你们一起赢得这场比赛!”

飞马队于芙蓉隧道拍的团体照(已编辑)

明年的创业大赛!我们一起进发!

当然还有收获了爱情的人们

收获了爱情的人们(误)

下一个十年

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用文字记录这一段遗憾的经历,不经此役无以重生。这段历程将继续激励我们持续前行,督促我们精益求精,告诫我们永不气馁!

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下一个十年,我们都不再年轻,也不知道何时再能重逢,2029年9月22日又是一个周六,或许是另一段经历的开始……

夜空中最亮的星 —— 带给在任何时空看到本文的飞马队成员
厦门大学芙蓉隧道里同济大学飞马队的涂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5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