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出行的2018:战争、扩张与危机

文 | 新浪科技 张俊

刚刚过去的2018年,对于TMD三家独角兽来说,无疑是他们发展历程中的重要节点之一。

这一年里,美团创业8年终于上市,滴滴迎来有史以来最大的企业危机。而两家企业甚至一度在打车和外卖两个领域掀起补贴大战,最终却偃旗息鼓。

截止1月3日收盘,美团股价已较发行价下跌超40%,近日更陷入裁员风波。不过滴滴也并非顺心如意,虽然在国际化、汽车服务、金融服务等业务上不断扩张,但却因顺风车安全问题遭遇监管危机。2019年,滴滴仍需在安全和合规上交出一份满意答卷。

打车和外卖双战役

2017年2月,美团App在南京悄悄上线了打车入口,拉开了美团与滴滴网约车大战的序幕。在美团的逻辑里,打车服务可以与美团旗下的到店、酒旅等业务相结合并互相转化,从而完善美团的一站式服务。

10个月的南京试水之后,美团在当年12月进行架构调整,美团CEO王兴甚至为打车业务设立了单独的出行事业部,成为美团四大业务体系之一。接下来,美团意欲将打车业务的版图扩张至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七个城市。

2018年3月,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此前美团打车在南京对司机的抽成为8%,而在上海地区注册的司机,可享受开站三个月内“零抽成”。对于用户,美团打车也给与优惠券等补贴。

如果此前滴滴对美团入局打车的判断还是试水,而上海的开城则让滴滴终于正视了美团打车的野心。滴滴也开始大规模的在上海对用户进行优惠券等补贴。

美团打车上海上线当天,即宣布日完成订单量超15万单,第二天日订单量达25万单,第三天超30万单。王兴一度公开宣称,美团打车业务已经在所进入的城市拿到1/3的市场份额。

面对美团在打车业务上的步步紧逼,滴滴选择上线外卖业务反击美团。虽然美团业务线颇为多元,但外卖却是其营收的主力之一。

滴滴出行的2018:战争、扩张与危机

2018年4月,滴滴外卖在无锡上线试运营,3天后便宣布在当地市场份额达到1/3。同时美团与滴滴也开启了外卖补贴大战,无锡用户甚至过起了一块钱吃外卖的生活。

不过美团和滴滴的打车、外卖补贴战皆遭遇了政策问题。

美团打车在上海上线的当日,上海市交通委、市价检局、市公安局就联合对美团打车进行了约谈。要求所有注册车辆和人员必须获得本市网约车相关经营许可证件,并且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在滴滴外卖上线无锡数天后,无锡工商局就以因涉嫌不正当竞争的名义,召开紧急行政约谈会,约谈美团、滴滴和饿了么三家外卖运营商。

滴滴出行的2018:战争、扩张与危机

双方的打车和外卖补贴大战未持续许久便因监管因素逐渐偃旗息鼓。

虽然美团在成都、杭州、北京先后取得网约车牌照,但上海之后便未在开新城。2018年6月,美团正式提交了IPO申请,其连续亏损的财务数据也得以曝光。而在9月的更新招股书中,美团称基于市场状况,预期不会进一步拓展网约车业务。

滴滴外卖在进入无锡、南京、泰州、成都和郑州五个城市后,2018年7月底便暂停了新的开城计划,甚至传出了有意转战海外市场的传闻。

至此,双方的两大战争暂时告一段落。

扩张:国际化、洪流战略、共享单车、金融服务……

与美团在打车和外卖开战的同时,滴滴并未停止在国际化、共享单车、新能源汽车等领域的扩张。

2018年被滴滴CEO程维视为国际化的突破年。在此之前,滴滴就通过投资当地出行企业进行探路,包括东南亚的GrabTaxi、印度的Ola和美国的Lyft。后来又分别投资了巴西的99、南非和欧洲的Taxify、以及中东的Careem。

而2018年,滴滴在国际化上采取了不同的策略,直接建立滴滴自己的服务。今年1月,滴滴收购了巴西99;2月,与软银成立合资公司,共同进军日本网约出租车市场;4月,正式进入墨西哥,在墨西哥州首府托卢卡推出滴滴快车服务;5月,进入澳大利亚的吉朗进行试运营;下半年,滴滴则在墨西哥和澳大利亚的多个城市开启运营。

在新能源共享汽车和汽车服务领域,滴滴也野心勃勃。

今年4月,滴滴宣布联合31家汽车产业链企业成立洪流联盟,称将共建汽车运营商平台,滴滴将开放网约车、分时租赁、定制车、智能驾驶和后市场服务业务。程维在现场公布了滴滴的三大愿景:一是成为全球最大一站式出行平台,服务全球20亿用户和50%的出行需求;二是共建汽车运营平台,推广超1000万辆共享新能源汽车;三是成为全球智能交通技术引领者,投入智慧交通和无人驾驶。

8月,滴滴在汽车后市场服务上展开布局,将旗下汽车服务平台升级为小桔车服公司,并向后者注资10亿美元。小桔车服主要为包括滴滴车主在内的全社会车主提供汽车租售、加油、保养及分时租赁等汽车服务。在12月的架构调整中,小桔车服公司则与汽车资产管理中心被合并为车主服务公司。

共享单车也是滴滴今年绕不过的关键业务。

滴滴出行的2018:战争、扩张与危机

摩拜和ofo在2016和2017年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公司,而滴滴为了防守也曾参与ofo的多轮融资,但双方的关系因派驻高管事件和与摩拜的合并谈判出现嫌隙。最终滴滴开始在共享单车领域单独布局,与小蓝单车达成托管将其复活,并推出了自有单车品牌青桔单车。

目前,摩拜已被美团收购,并开启了优化调整,逐渐减少单车的投放;ofo则深陷资金困境,融资和卖身无望;依靠阿里系和蚂蚁系扶持的哈罗单车则野心勃勃,更名哈啰出行后甚至上线了打车业务,不过将来能否对滴滴造成威胁还未知。

与TMD中的美团和今日头条类似,滴滴也将业务版图拓展至了金融服务。

2018年2月,在滴滴组织架构调整中,滴滴金融部门升级为金融事业部,主要提供保险、信贷、理财、支付、汽车金融等普惠金融服务。这个月,滴滴“金融服务”频道正式在滴滴产品端上线。这也是自滴滴金融事业部成立以来,首次集中对外呈现产品板块。从滴滴金融服务页面看到,目前已经上线的产品包括名为“点滴相互”的重大疾病互助产品、大病筹款产品“点滴求助”,以及健康险、理财、车险等板块。

危机:安全与合规迎挑战

2018年本应是滴滴大规模扩张的一年,但顺风车安全事件却给这家飞速奔跑的企业踩下了刹车。

滴滴出行的2018:战争、扩张与危机

2018年5月,一名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在中途遇害;不过百日后的8月,又一名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时遇害。而滴滴客服在事件处理中的不及时和不完善也引发广泛讨论。

当月,滴滴先是被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局紧急约谈,暂停其在浙江区域的顺风车业务;后来滴滴则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9月,交通部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

不过监管部门对滴滴的要求已经不仅仅限于顺风车的安全问题。当时北京、天津、广州、深圳、上海等十几个城市和数个省级监管部门先后约谈滴滴,除了要求加强顺风车管理、重视与完善投诉处理工作之外,各地还要求滴滴严格按照国家政策要求及地方实施细则规定,全面推进网约车合规化工作,在未取得经营许可的服务所在地城市依法依规进行整改,尽快取得经营许可。停止接入不合规车辆、人员,并清除平台上所有不合规车辆、驾驶员,确保平台、车辆和人员均符合有关规定。

实际上,各地提到的不合规车辆和人员问题早已存在,滴滴与地方监管部门一直进行着拉锯战。但在顺风车安全事件之后,监管机构的措辞异常严厉,称如滴滴公司仍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到位,将联合相关职能部门,采取对平台联合惩戒、撤销经营许可证、App下架、停止互联网服务、停止联网或停机整顿等措施。

2018年11月,交通部通报了进驻式检查结果,其中滴滴涉及顺风车产品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网约车非法营运问题突出等7个方面的问题。程维在表示加强滴滴安全建设的同时,也极为少见的公开表态将全面推进网约车合规化工作。

在12月的架构调整中,滴滴首次设立了首席安全官,加强安全运营,并且直接向向程维汇报;同时,滴滴将原快捷出行事业群和专车事业部、豪华车事业部合并,成立滴滴网约车平台公司。滴滴方面称,网约车平台公司下阶段将全面推进网约车合规化进程,坚守安全第一,层层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集中力量建设和加强驾管体系,做好车主准入、培训和考核等事关安全和体验的线下工作。

后来的针对交通部的整改方案中,滴滴也将合规工作进一步细化。称将按照《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和地方实施细则等规定,根据各地网约车实施细则对车辆轴距、排量、车价等不同要求,制定分城市分阶段合规目标,并在各地交通主管部门指导下不断完善合规化推进方案;持续并加快清退平台上不符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的司机和车辆,强化派单合规性引导,逐步减少对不合规人员和车辆派单,直至停止。

毫无疑问,在滴滴实现平台车辆和司机完全合规之后,其运力必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而这是否会给现有的网约车企业和新入局网约车的车企们带来新的机会,仍未可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1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