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技媒体界的李开复旋风

【中美贸易战火下的美国系列之七】

中国“AI教父”李开复在美国不是家喻户晓,但毫不夸张地说,这个暑假李开复是美国科技媒体圈的“摇滚巨星”,他在美国从西岸到东岸展开旋风式路演,推广新书《AI强国:中国、硅谷与新世界秩序》。过去三个月来,每隔一两天我便收到一个关于他的签书会、见面会、演说的邀请函。等到 9月25日我在纽约新书上架见面会中见到他的时候,首版已经售罄,他也已经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人工智能的真正威胁”和“中国可以在人工智能方面教导美国”两篇书摘(7月24日和9月22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人工智能革命的人性指望”(9月14日),及在TED泰德演讲“人工智能如何能够拯救我们的人性”(8月13日)。

这些密集的推书活动,在中美贸易战火对峙激烈的氛围中,一方面像是对于美国的“警世通言”,另外一方面又像是为中国的政策辩解。在此之前,中美之间人工智能的较劲儿已经在过去两年得到中美媒体广泛的注意,但是许多学者仍然认为中国人有一段超赶的距离,尤其中国的发展偏重在应用方面,对于基础科学不够深耕。

《AI强国》的官网对这本书的自我描述为:“一部分是科幻小说,一部分是国际惊悚片,一部分是鼓舞人心的自传。” 李开复的见解最亮眼的地方是,借着他接近40年来结合研究专家、商业领导、风投先驱的多重身份,跨越美国和中国的学术训练和商业实战经验所带来的“权威式”独特视角,他认为中国看似短板的生态环境,在人工智能的时代反而是它的长项。

但是李开复不像某些所谓“厉害体”的国内学者,以政治导向评判“实力”。《AI强国》是我这两年来看的十几本关于人工智能以及中美科技产业现况的英文书中,对于科技和商业应用分析脉络最清晰的专著。这本类似“先知”的“传道书”有一个贯穿的主题提问:在中美的人工智能竞赛中,谁会赢?看看这本书的封面,从设计跟颜色上呼应了红黄相间的五星旗,是否暗示了他的结论?

凭什么李开复认为中国AI产业,甚至科技产业,已经超越模仿的旧模式?并且中国的AI产业五年内在某些领域将赶上,甚至超越美国?美国对于中国科技野心的种种防范措施会不会对于中国AI的进程造成阻力?

李开复认为中国的“伴侣号时刻”是在2016年 3月,当阿尔法围棋(AlphaGo)与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进行人机大战,以4比1的总比分获胜。“伴侣号”是苏联在1957年发射的人类第一颗人造卫星,直接催生了美国和苏联的航天技术竞赛。

阿尔法围棋虽然由谷歌旗下的DeepMind公司所研发,它在中国引起的影响却是全国性的震撼。2017年5月在乌镇围棋峰会上,阿尔法围棋与当时排名世界第一的围棋冠军柯洁对战,以3比0的总比分获胜。

中国的AI“伴侣号时刻”的震撼结果是,从2016年到2017年之间,中国风投界向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投入了创纪录的资金,占全球所有AI风险投资的48%,首次超过美国。

在李开复看来,美国科技公司之间的竞争虽然激烈,却不像在中国的“血搏战”,美国公司通常不屑于模仿其他公司,所以当 Instagram占领了它的领域时,竞争对手说:“哦,我该做别的事。我不想做你做的事情。” 反之,在中国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当创业者看到一个想法时,他们会带着一种模仿心态,但是目标不是复制硅谷,而是复制任何国家开发的任何有用的功能。

这导致了与硅谷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它迫使中国初创企业为了建立商业壁垒而承担极大的风险,打造极其复杂的“护城河”,以保持竞争优势,从而长期保护利润和市场份额。正是这种“不胜即亡”的竞争,与丰富的资本和庞大的网络化消费者基础相结合,推动了中国在商业技术方面的崛起。这值得美国企业研究。

李开复见证了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轨迹,也站在未来规划的前沿,今年2月,北京前沿国际人工智能研究院正式宣布成立,李开复就任研究院首任院长,当时他在演说中指出,研究院的首要任务是推进产学研结合,把北京打造成为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人才中心。

北京政府于2017年12月出台了《加快科技创新培育人工智能产业的指导意见》,制定北京人工智能发展时间表:到2020年,新一代人工智能总体技术和应用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部分关键技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并形成若干重大原创基础理论和前沿技术标志性成果。这个策略呼应了国务院在2015年7月出台《关于积极推动“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首次提出培育发展人工智能产业,并将人工智能列为11项重点行动之一。从2016年起,陆续有《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等多个国家政策出台。

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神奇崛起”仅用了两年时间,李开复主持的创新工场在今年初募集了10亿美元的第四只基金。创新工场在其投资组合中有五家人工智能公司已是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

李开复认为美国科技界对于中国AI产业的低估,主要来自把科技的进展当成“发现的时代”,但是AI代表的新典范是“执行的时代”,在这个世界里,大量AI工程师的数量,比起少数顶尖研发者的质量更为重要。中国的“斗牛士”草创企业生态系统,训练了一批世界上最有街头急智的创业者,而中国的普及网络创造了世界上最丰富的数据系统。他就人工智能的四波浪潮分别分析中美的优劣势:

第一波是互联网浪潮开始于15年前,在2012年后进入主流,大底是利用互联网搜集的海量数据,而针对受众群的个体性推送产品及内容。此中高手如今日头条已经超过美国的BuzzFeed,中国的网民比美国和欧洲加起来还多,而这些用户可以一根手指点击付费购买内容和O2O线上到线下平台的产品。目前在这个领域中国和美国50-50平分秋色,但是李再复预测五年后中国将以60-40胜过美国。

第二波浪潮是商业AI,把已有的数据拿来标签优化,让人工智能模型提升传统的产业,包括金融业、银行、保险、医疗业、生物科学、教育、政务等方面。在第二波浪潮里,因为美国产业相对成熟,在这些领域里的数据标签和收集已成气候,AI优化组合的效应强大,目前在这个领域以90-10的距离领先中国,但是五年后这个优势将降低到70-30。

第三波浪潮是感官AI,如生物体质识别,视觉识别和声音识别,捕捉过去从来没有的数据,从里面探索前所未有的新应用,比如人脸识别让工作更有效率;更多的摄像头的机场和火车站,可以确保安全;零售领域对线下的用户实现如线上一样的个性化的认知等功能等等。这些功能积极地改变我们的日常环境,使得数据世界和实体世界之间的界限模糊,中国在这个领域已经以60-40领先美国,未来五年将以80-20更具优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5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