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跌至新低:小米再临专利侵权指控

10月2日,小米股价创上市以来新低。

财联社记者获取了一份针对小米自拍手杆专利应用侵权起诉书,这份诉状再次暴露了小米缺乏专利的潜在巨大风险。

从这份起诉书的指控内容看,小米即将面临的风险,足以撼动雷军主导小米进军美国市场的战略进程。

又一次侵权?股价创新低

10月2日,小米集团-W(1810.HK)早盘创出上市交易以来的新低纪录,盘中最低报价仅15.10港元/股。从上市后最高价22.20港元跌至15.10港元,小米股价跌幅已达31.98%。

目前正值国庆假期,国内没有明显的对于小米股价形成重大利空的消息。

但是,财联社记者获知,9月25日(法院文件显示为9月24日),美国昆毅诉讼律师事务旧将David L. Hecht,以律所Attorneys for Plaintiff Dareltech LLC的名义,代表美国Dareltech公司,起诉小米公司自拍杆专利应用侵权。

财联社记者获取了一份名为《1:18-cv-08729 – DARELTECH, LLC et al. v. Xiaomi, Inc. et al.》(纽约南区联邦法院:THE 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案件号:1:18-cv-08729)起诉书。

股价跌至新低:小米再临专利侵权指控

这份诉状显示,美国技术公司Dareltech,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起诉小米故意侵犯包括“128/144/728/716”在内的四项专利权。

这四项专利,广泛应用在小米生产销售的、广为人知的自拍杆三脚架产品上。

股价跌至新低:小米再临专利侵权指控

据法院公开信息显示,Dareltech公司起诉小米公司的原因是“专利侵权”。

起诉书称,小米积极而有意识地诱导和鼓励他人,包括但不限于其设计师、制造商、供应商、分销商、经销商、软件开发商、客户、最终用户和维修提供商,制造、使用、销售,或提议在美国销售或进口到美国“自拍杆”产品。

诉状指控称,小米的侵权行为是“故意的、肆意的和有意识的”,“小米承认其所进行的属于专利侵权行为”(Xiaomi has committed the foregoing infringing activities),在态度上是“故意、肆无忌惮地蓄意侵犯”(acts, thereby willfully, wantonly and deliberately infringing)。

股价跌至新低:小米再临专利侵权指控

令人惊异的是,小米曾断言其不需要获得Dareltech公司的专利授权。

据起诉书透露,在2018年8月27日的一封信中,Dareltech公司通知小米存在侵权行为,且小米的回复确定存在侵权行为;另外,在2018年9月12日的信中,小米承认收到了Dareltech 公司2018年8月27日的信函,但小米却“断言小米不需要获得专利(授权)”。

股价跌至新低:小米再临专利侵权指控

诉状称,“除非本法院另有规定,否则小米的侵权行为将继续存在。”

面临3倍罚款,屡遭侵权指控

诉状称,小米的侵权行为正在进行中。Dareltech公司已经并将继续受到无可挽回的伤害和损害,小米的行为在法律上没有足够的补救措施。

对于赔偿金额的要求,据诉状称,“明知存在专利权利,小米(还是)故意、肆无忌惮地蓄意侵犯(专利权)。(鉴于)小米的故意侵权行为,Dareltech公司(要求)损害赔偿金增加三倍。”

财联社记者10月2日上午就此事致电小米公司,但未获回复。据香港和国内财经媒体报道称,“小米(对此)不予置评。”

股价跌至新低:小米再临专利侵权指控

目前缺乏小米自拍杆的销售数据,因此无法确认小米未来可能的具体赔偿金额。

事实上,这不是雷军第一次面对旗下产品存在专利侵权指控。

今年1月26日和5月10日,酷派起诉小米专利侵权;6月底,专利权人袁弓夷向小米起诉专利侵权并要求其赔偿5000万元;2015年,皇家KPN公司以专利侵权将小米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此外,小米还在印度市场与爱立信之间存在被后者起诉专利侵权的案件。

此次小米面临的指控或许与以往并无不同,但Dareltech公司代理律师David L. Hecht,可能会让雷军带领小米进军美国市场的战略意图受挫。

Dareltech公司的代理律师是从前昆毅诉讼律师事务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以下简称昆毅)的旧将David L. Hecht。

David L. Hecht与John M. Pierce(代理此案的Attorneys for Plaintiff Dareltech LLC管理合伙人),都参与过苹果和三星的专利诉讼案。

自2011年4月开始,苹果公司提起了一系列针对三星公司的专利诉讼。

昆毅代表三星出庭应诉。2012年7月30日开庭时,苹果提出的三星应付的损失额达25.25亿美元。最后判决结果是三星只支付了10.5亿美元赔偿金,为苹果诉求的41.58%。

根据后来法庭公布的数据,昆毅合伙人收取的律师费用标准为821美元/小时,而美国律师费用标准为448美元/小时。

David L.Hecht曾为雷神、华为和联发科代理专利事项。目前,脸书(Facebook)也是该律所起诉对象。

延伸阅读

《经济观察报》2011年1月16日曾发布过一篇标题为《昆毅诉讼律师事务:一群彪悍的律师》报道。

本篇报道称,尽管昆毅在法庭上的对手大多大名鼎鼎,但它们最终只能垂头丧气地离开。

以下是一份不完全的成绩单:从花旗银行和安然赢得的210亿美元,从花旗银行、高盛和德意志银行赢得的20亿美元,从摩根大通、德勤和普华永道赢得的5亿美元……

昆毅第一大业务板块是知识产权,昆毅曾代表Google与媒体公司Function Media就Google内容广告侵犯其专利权一案取得胜诉。在该案中,作为专利持有人的Function Media向谷歌索赔6亿美元。

最终,陪审团裁决谷歌未构成侵权、原告所持专利无效。

在昆毅已代理的1320起诉讼中,胜诉率高达91.3%。看起来,能打败这些大型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的,除了金融危机和丑闻之外,还有昆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