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什么是共享经济?

引言

没想到写在18年2月26日,发表于3月20日的《共享单车们的审判日》这么快就灵验了,随着4月3日美团收购摩拜,并在此前已有消息说朱啸虎从ofo撤资套现,从中可以看到投资人们对于共享经济,至少是共享单车已经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以看得出来,接下来共享单车将只作为一种日常交通工具的存在,其商业价值可以说已经达到了顶峰。

那么我们来看看曾经火遍全球的共享经济之后的出路到底在何方?本文将会涉及到共享单车、共享汽车、顺风车、滴滴出行、Airbnb、共享租赁等等方向来看看所谓的“共享经济”外衣之下,隐藏的是什么。

共享经济

我不是经济学家,甚至从未研究过经济学但是我可以简单的来算一笔账。

两者共享经济(乙丙模式,B2C)

我(乙方)村对门自行车商店里,一辆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卖350块钱,一摸口袋,哟,还差20块钱,正发愁的时候有一家公司(丙方,虽然同时也是甲方,但是为了区别于普通甲方,本文中对运营公司以丙方进行称呼)发起了所谓“共享单车”概念,他告诉我不必去花钱购买那辆自行车,每次只需花1元钱租用就行了。这时候,需要区分一下我对自行车这一需求的刚需程度。

假设自行车对于我来说使用频率极高,每天需要用两次,这时候我发现租用的成本在不到1个工作年度的时候已经追上了我需要购买这辆自行车的成本了。粗略计算一下,姑且认为两种情况下的现金价值是相同的,也就是自购买之日(或首次租用之日)起计算一整年时,这两种方案所需要的现金成本差不多,于是我发现采用租赁方案时,年末我啥都没有了,而自购方案年末时,我还拥有一辆残值为100块钱的破单车;第二年起我的破单车残值继续下降,假设我骑得特别猛,第二年末的时候已经接近报废了(此时认为残值为0),但是第二年为我节约的成本又是350元(现金价值可能更高)。哪种方式对于我来说更好显而易见。

第二种情况,假设我偶尔才需要使用到这辆自行车,比如说每周使用五次(这个频率已经比较高了),这一年下来的成本大约是220元,两年的成本与自购方案差不多,但是过程中没有被盗的风险,也没有保养的烦恼。同时伴有一个最大的优点是随借随还,干线交通我可以选择其他更高效的工具,例如地铁或者公交,而在几乎任意地点采用共享单车来代步,非常灵活。于是,这种情况下,有了共享的前提。

这种模式的代表公司有如:摩拜单车、OFO、EVCARD、摩伞、街电等,这些公司各有特色,都在向细分场景前进,稍后还会提到,这里先放一放。

三者共享经济(甲乙丙模式,C2B2C/C2C)

上面提到的共享方式介于两者之间,也就是一家大型的租赁公司(丙方),以及租赁者本人(乙方)。也有一些是属于三者共享经济,例如我们熟知的Airbnb或者滴滴出行。

由于租赁的内容价值更高了,高到一家公司不可能自行采购这大量的资源,因此租赁公司变成了信息供应方(丙方),而非资源持有方,资源持有方(甲方)也不太可能进行大量的广告投放来吸引资源,而租赁方(乙方)不可能因为偶尔一次的需求将资源购买下来,于是,甲乙丙三方建立了共享合作的基础。

通常这种案例(租车、租房)中会存在C2B2C以及C2C两种模式,前者甲方将资源的运营交于丙方,再由丙方租借给乙方;如果丙方完全不做运营(通常换做广告模式),那么最终就变成了C2C模式,甲乙双方直接形成了合同关系。但无论如何,甲方考虑到投入产出比,这种模式下的自购和租赁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向,不具备可比性。因此共享的经济基础是存在的。

这种模式的代表公司有如:自如、滴滴出行、Airbnb、凹凸租车等。这一类公司的盈利可能性更大,也是我更加认可的共享经济模式,相对于“两者共享经济”,后者我认可其共享场景,但不认可其经济效益,后面再逐一分析。

共享经济的第一个层次

其实所谓共享经济就是把个人购买行为转变为了按需租借行为。从第一个层次来看这件事情,通常我们会看到这些亮点:

  • 社会资源被节约了,提升了效率(滴滴出行)
    • 曾经每人(至少每个家庭)出行需要一辆私家车,出租车运力又不足,道路资源也有限,共享出行很好地解决了这一系列问题,降低司机空跑率;拼车出行解决了城市交通峰值瓶颈,同时又弥补了出租车资源不足。
  • 传统生产厂商被盘活了(ofo小黄车)
    • 曾经有文如此写到:传统自行车厂+互联网等于什么?传统自行车厂每天勤勤恳恳工作卖车赚那么点幸苦钱,不如把车给用户免费用,收个押金,融个资,每年继续能生产个千万辆自行车。这就是互联网思维。
  • 创造了新经济模式
    • 把一次性的买卖行为变为了高频度的租赁行为,轻资本运作,创造了就业机会与税收。

第一层几乎全都是共享经济的优点,亚马逊在售的《分享经济的爆发》一书中比我说的更加详细,也有更多的案例。

提升一层再来看共享经济

换一个视角再来看看共享经济这件事。

滴滴说,社会资源被节约了,打车不困难了,车费也降了,马路也不再拥挤了。那么我们来看看实际情况吧。滴滴快车的资源最早想要从普通私家车方面获取,但是由于一系列问题,最终主流的车辆变成来自车辆租赁公司为滴滴快车业务专门购买的车辆。至此,首先并未减少城市拥堵反而大大加剧了拥堵。其次,由于滴滴在城市出租车方面的监管缺失(这一定以后再另写文章分析),导致司机挑单情况非常严重,严重到违背其企业Slogan“让出行变得美好”。最后,对于车费是否下降最有发言权的自然是乘客们,但是我相信,除了竞争才能导致低价,否则低价知会存在于口号之中。

ofo说,他盘活了传统自行车厂,为其带来了每年千万辆计的订单。每年千万辆的订单或许不假,但是是否是可持续的?是否为自行车厂带来了真正的收益?这里本想做提问的,但其实早就可以做回答了,这些都是否定的答案。自行车厂,特别是低端自行车厂,本身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这样级别的订单就像短期内的强心剂,短期制造出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同时还拉动了中小钢铁公司的业务扩大了内需也增加了税收。但是由于其业务本身并不具备强盈利的能力,所以这种规模的订单只在扩张初期才会出现,并且由于众所周知摩拜和ofo的竞争,自行车厂为了成为专属供应商,前期也会尽可能给予优惠而压低价格,但谁曾想到还没迎来第二单,共享单车这阵风就吹过头了呢……

再提升一层再来看共享经济

如果你代表政府,你是否欢迎共享经济?经济需要发展,政府需要引进新的商业公司,获得更多税收,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继续ofo的故事吧,村里的“鸟头牌”自行车厂收到了来自ofo的订单,第一次合作,每辆车只赚20块钱,这还不算工人的工资。但是在最初,从村长到隔壁王大爷对于这单生意都非常看好,因为鸟头牌自行车年产不过数百万辆自行车,自产自销,到头来不如给ofo代工单量更大,第一次合作也就薄利多销吧!

村里男男女女不但都能去厂里上班,这原来的厂房和工人完全不够用,正好隔壁村听闻此事也来分一杯羹。于是这村里的钢铁厂开足马力生产、自行车厂也是三班倒怕耽误了工期。

于是这第一年全村外加隔壁几个村忙活了一整年,大伙都挺满意的,税收上去了,待业青年全去了工厂,厂长也是笑开了怀。打开8848手机一搜,ofo进军全球,自己也是跨国公司供应商了,明年接着好好干!走上人生巅峰不是梦!

经过疯狂补贴的共享单车业务在第二年回归了理性,回归理性就意味着部分资本的撤退,资本的撤退就意味着扩张的减缓,哦不,是急剧减缓。村长、厂长和王大爷都皱起了眉头,心想这第二单怕是没着落了,不过还好,大不了回到解放前,虽然跨国公司供应商做不成了,但是自己接着耕好这门口一亩三分地还是可以的。回工厂,收编,接着干。

奇怪的是与前5年接近产能的情况下,今年销量下滑明显,大伙都摸不着头脑。于是派了王大爷去城里看看销售情况,王大爷来到了城里之后发现大街小巷密密麻麻全都是小黄车,虽然使用率不算高,但是这毕竟成为了人们出行的一个备选方案,城市早就成了各种红红绿绿不同单车的坟场。

回到厂里王大爷如实向厂长汇报了城里的情况,厂长皱了皱眉头:“哎!强心剂过后的阵痛!看样子我们的出路在更高端的公路自行车上了,大伙~我们要转型了!”。

真正的共享经济

真正符合共享理念,并且同时具有经济价值的事情,严格看来只有“顺风车”和“民宿”同时符合这两个要素。

共享 —— 首先要求是闲置资源,如果资源不是闲置的而是为了“共享”而特别采购的,那么这并没有解决资源利用率的问题,纯粹是因为某种资源不够用或者不好用而已。所以“共享”的前提是“闲置”。

经济 —— 各方得益,参与共享经济交易的各方都应该得到各自的利益,而且是足以驱动“共享”行为的利益。

顺风车首先的确节约了社会资源,在一段行程中,车辆如有空闲座位的话,如果不进行“共享”,那么在行程结束时资源也就不复存在了,因此这部分资源是“闲置”的;其次,这一“闲置”资源在这段行程中可以为其他旅客提供便利,同时为司机分担不小比例的燃油费,而平台则提供即时资源配对,服务管控从而对整单交易进行少量抽成,这样完全形成了三方共赢的局面。顺风车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汽车诞生之初,其原本是一种公益行为,但如我所说这般为其加入一定的商业元素之后,其后续发展便更加积极健康。

与顺风车不同,滴滴的快车业务则完全是一种私营业务,滴滴快车可以说是披着“共享”外衣的全国性出租车公司而已。与共享单车不同的地方在于快车业务依然采用轻资产模式运作,车辆、人员均是第三方资源,其余运作模式与城市出租车几乎一致。但这绝不是“共享”,却是“经济”。

另一种符合共享经济定义的应该就是住房出租,无论是长租或者短租其实都符合共享理念,当然,从表面上看来,短租与共享经济紧密度更高。Airbnb从最早的气垫床出租,到现在走遍全球的民宿出租,在国内,自如友家也紧随其后开展民宿出租业务

总结

真正的共享经济只可能是从对于高价值物品的购买转变为对其的临时租赁,这个过程对于甲乙丙三方(或者至少甲乙两方)是存在经济价值并且存在共享场景的;而低价值的应急用品(例如充电宝、雨伞等)是存在共享场景的,但是其盈利模式是存在疑问的。至于那些价格不高不低,例如iPhone,大疆无人机,PS游戏机等这样子产品的定位就更加奇怪了,因为这种资源的私人属性通常非常强,不是简单的“工具”可以用完即走。

因此车辆和房屋这种高价值物品的共享是有利可图可以成功的,低价值应急品虽然有场景,但是要以此来盈利确实非常困难,例如街电依靠充电线而非充电宝来盈利,摩伞则依靠24小时未按时归还以及广告屏盈利,明显的曲线救国行为。至于共享单车,早在《共享单车们的审判日》一文中便已经表示,几乎没有盈利模式,甚至连广告的可能性都非常小。

所以共享经济是四个字,两部分组成的。

 

原文地址:https://www.bananahouse.cn/index.php/2018/05/18/17363/

关注微信公众号

qrcod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9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