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互联网医疗前景

引言

正在为互联网医疗事业尽绵薄之力的我,在进入这个细分领域之前,可能与众多领域外的人一样,对于这个领域感受一片向好。有着地球上1/5人口的中国必然有着最为广阔的医疗需求。

虽然中国医疗在国际中未必是最为领先的,但是中国的互联网行业绝对是世界第一梯队。所以“互联网+医疗”就成了当下的必然产物。

与其他“互联网+”领域不太相同,互联网+医疗有几个明显的特征:

  • 专业:互联网众多服务中为数不多的非常专业的普惠性服务,类似的也有互联网+法律服务;
  • 严肃:大部分互联网服务的问题可以一笑了之,但是医疗却严肃到关系到性命,开不得玩笑,所有结论必须是严肃的,不容有误;
  • 民生:不仅是民生,而且是基础民生;一旦涉及了基础民生必然摆脱不了政策、政府关系等一系列因素,关键业务也势必受到影响;

下面我将围绕目前B2C互联网医疗的常见业务模式、规模以及初步分析目前领先集团的盈利情况来预测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发展趋势和未来预期。

有关B2B、B2G、B2G2C这些业务模式另外再写文章来讨论吧。

互联网医疗的常见业务模式与规模

首先我先引用一张来自动脉网的一张VB象限图(从业经历告诉我该图准确性还有待考量,不过总体上是可参考的,因为整个互联网医疗的涉及面太广,本文仅以此图为线索,尝试进行一些分析和讨论,但是并不代表我认同这幅图是绝对正确的,后文涉及到的公司、排名等任何要素,均参考于本图中,同样也未必正确),图中我去除了“体外诊断”这一领域的公司,因为目前这一领域在“互联网+医疗”体系中医疗要素占比超过了95%,更像是一种生物医学的范畴,本文不做讨论。

对于VB象限的说明如下:

VB象限是动脉网蛋壳研究院对医疗健康行业历经数年的跟踪、观察、思考、沉淀得出的一套细分领域、企业评价模型。该模型参考了企业基本信息、核心管理团队、运营数据、融资情况以及政策管制等5大类指标,由超过200个维度的数据实时动态计算得出。

  • 领导者:企业所属细分领域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同时企业本身在目标市场占有较大的份额,是行业内的独角兽型企业。
  • 挑战者:是市场中最具活力的一批企业,有能力对市场领导者和其他竞争者形成挑战,希望夺取市场领导者地位的公司。
  • 跟随者:在产品、技术、价格等方面追随市场中的领导者和挑战者,往往通过补遗市场获得生存空间。
  • 追赶者:这个区间的企业目前的体量较小,或者市场空间不大。这些企业一般是初创公司为主。

人工智能

首先是近期非常热门,资本也一片看好的人工智能领域,其实人工智能解决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定义人工智能是什么,在不同领域里,这个答案是不同的,目前(特指在量子计算领域突破之前)引用一下我曾经为某公司规划的医疗人工智能解决方案:

其实医疗行业的人工智能就是NLP(自然语言处理)与CDSS(临床诊断决策支持系统)的结合,前者用户解决与用户之间的沟通问题,也就是能够理解用户所表达的内容并提炼之,随后将系统思考的结果以一种用户能够理解的沟通方式表达出来;后者则是解决系统对于信息的处理逻辑,例如当我们收到用户描述自己有咳嗽症状之后,系统将要如何处理下一个环节或者进行医学影像识别,给出诊断?进一步询问,又该询问什么?给出检查建议,需要检查什么?

同时我们可以再看一下行业翘楚对此的规划:

可以看到,除了处理能力,Watson还单独强调了自学习能力(即其URL特性中的L部分),即便是最新的医学论文,Watson也能够该瞬间“读懂并掌握”,千万要区别这里的“读懂并掌握”及存储之间的区别。

国内在这一领域的领导者从象限图中看到是“微医”,并且在第一象限内,仅有“微医”与“云知声”而后几乎所有其他公司都侧重在语音交互或者影像识别,但如果把IBM的Watson加入到途中,应该说他将大幅领先于包括微医在内其他所有的潜在对手,但我们也依然发现Watson的商用情况并不理想,这其中牵涉了太多的原因,如果要展开讨论,可能需要单独写一篇《论2018年人工智能应用场景突破的关键障碍》。

如果一个名校毕业的大学生目前就业情况还不是很好,更何况对于刚上初中这些小同学们。在医疗场景下,人们对其的不信任程度将远高于一般场景,企业也不会将人工智能草率应用到医疗的关键环节中。

个人观点:在人工智能领域尚未产生质变之前,我更加赞同李开复先生近期的一段论述未来十几年最大的机会是弱人工智能,所以,(弱)人工智能目前只能一定程度地提高医疗各环节的少量效率,目前还不是一种革命性的技术,无法替代医生进行观察、诊断或是决策,至于能否为企业带来收益,现在还是一个极大的问号。假以时日(如果要给个数字的话,我觉得会是15年),将真正引领医疗产生变革。

母婴健康

母婴健康是医疗中的一个细分场景,其定位与上述“人工智能”明显不在同一个维度上,但是这个维度值得单独提炼为一个细分领域还是应了那句话“女人和小孩的钱才是最好赚的”。

这个领域内严格意义上来说与医疗有交集,但并非医疗的子集,甚至在大部分场景下是与医疗关系不大的电商及O2O(母婴周边服务)方向;这一领域的优势是人群定位非常精准整个且又都属于刚需,因此要提升日活产生转换难度相对于后续要提到的纯医疗产品来说容易许多。

在图中宝宝树、辣妈帮不负其名确实为行业领导者,美柚不知为何未在图中出现,事实上其口碑和规模也都不错,这些APP从内容出发抓取用户,解决年轻一代人的“照书育儿”问题,并随之配备从备孕到育儿的全生命周期周边服务加以转化用户。医疗作为其中的一个环节,通常是与稍后提及的“寻医问诊”环节中的供应商进行合作,整体外包给到后者,由后者输出医疗服务,例如宝宝树与春雨、平安好医生的合作等。

个人观点:母婴健康的定位其实非常好,场景性强,可以自成体系,形成垂直门户或者垂直电商平台。因其门户及电商属性要强于其医疗属性,因此和互联网医疗的关系并不紧密。只能认为是互联网医疗的一个场景入口,本文后续便不再讨论了。

医药电商

与母婴健康类似,但是医药电商属于医疗的子集,目前医疗电商一马当先的就是“1药网”,医药类垂直电商第一名,虽然在VB象限图中已经没有其他竞争对手了,但是其实无论是淘宝(天猫)或是京东随时都能够提供OTC类药品的购买服务,我所在的公司亦能提供B2C以及O2O的OTC药品购买服务;因此医药电商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处方药售卖,也就是开处方的能力。

回顾2016年中至2017年初国家对于互联网电子处方暧昧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国家既想尝试放开权利,又怕互联网公司形成规模以后导致权力失控。(这里指的是2016年中禁止互联网公司进行电子处方开方,但在次年初,又非常低调地修改了法律描述,并持续至今)

个人观点:1药网目前毫无疑问位居该领域第一的位置,但是面临的挑战其实更大,可谓是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堵截者有如阿里健康,京东大药房等传统电商的健康或者医药部门;追赶者有如佰秀大药房、好邻居大药房等线下药房的药房商城。前者有电商底蕴而后者拥有大量线下实体店都是1药网的有力竞争者。当然1药网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在也已经具备从问诊到开药的整体服务能力了,虽然起点不同,不过可以说是殊途同归。

寻医问诊

这一领域可谓是各互联网医疗公司的兵家必争之地,各公司在此均重兵把守。

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 就像之前说的人工智能目前还太弱,不足以替代医生诊断;智能穿戴设备目前的精度也不能令人满意,既然不能实时监控,那么用户的主动问诊就成了必由之路也就是后续医疗服务的入口。
  • 互联网目前以及在将来一长段时间里不太可能解决手术、康复等这些强医疗介入的场景,因此目前可能解决的就只有“问诊”的时空问题。

在这两个因素作用下,在线问诊形成了针尖对麦芒局势。而事实上,在线问诊能够解决的问题少之又少,大量的用户又被引导回线下就医。这种显现在美国也是一样,究其原因主要是现代西方诊断学的“循证”环节。在这个环节中,医生需要大量客观数据来证实或者否定其之前给到的结论,而客观数据则大都来自生化检测亦或是望闻问切,这些又必然要经过实体医院,那么用户既然要去医院解决问题,在线问诊的价值也就大打折扣了。

那么在线问诊到底有没有价值?出路又在哪里?

显然在线问诊并不适用于解决疑难杂症,但是如果作为线下医院的第一道过滤器,这个场景显然就合适的多了。无论你在哪个城市,你都能看到水泄不通的医院,时不时还伴有医疗纠纷,这些都是伴随着人口结构老龄化将会进一步加剧。互联网医院可以很好的分流掉占用宝贵医疗资源的小病患者诉求 —— 分级诊疗,所有这些公司都在等着该政策的落地以实现企业价值。

个人观点:在线问诊的价值一定是等到分级诊疗政策开放之后才会真正形成价值。在这个领域要“熬得住”,在可见的未来可知政策必然落地,但是对于互联网公司的开放程度有多少是个未知数

健康管理&健康资讯

这两项并不在动脉网的VB象限图中,但我认为医疗离不开健康,因为一个人不是处于生病状态就是处于健康状态(这里的生病指的是需要就医,而亚健康在本文中归属到健康范畴中以便论述)。医疗有一大特性就是低频性,从整体水平来看,人的一生大多数时间处于健康状态,如若得了疾病,周期内发生的医疗行为以及对于医疗内容的关注频次才会提高。而移动互联网又讲究用户的日活,两者天生就没有交集,因此在移动医疗APP内通常会包含有健康管理或者是健康资讯内容。

纯粹的健康管理比如像KEEP、悦跑圈等等主打运动,天生的高粘性产品;微医、春雨医生、平安好医生等医疗产品均包含了健康模块用以增加用户粘性。

智能穿戴设备

这里要特指医学类的智能穿戴设备,目前的情况的百花齐放,但都并不艳丽尚未形成气候;受困于医疗的严肃性,这些设备的精度可能无法达到医用标准,亦或是一些设备在用户不当操作之下难以输出准确的数据。

目前大量的“智能设备”通常是在传统设备上加入低功耗Wifi/3G/蓝牙组件,使得手机能够获取到设备上的数据,并简单根据结果推送一些健康知识。曾经热极一时的各类手环如今却大都成了鸡肋,娱乐意义大于其医学意义。

个人观点:与人工智能一样,目前是质变之前量的积累,在有质变之前(我认为质变可能是胶囊类半永久或者植入式永久性实施检测设备)智能设备仅能提供“基础指标的参考”,并不能作为客观的医学指标加以使用。目前尚待解决的问题还太多,静观其变。

挂号资源

这个范畴中涉及到医疗的基础民生特性,因此国家政策层面严厉禁止任何形式号源加价行为。因此这个模式可以说是做一单亏一单,多做多亏的生意。

由于历史原因,挂号网(即微医前生)、趣医网等掌握了一些号源,且目前窗口期已关闭,于是后来者的号源命脉均被前者所把控。而好大夫凭借其早期开拓的医生市场,以另一种方式让用户与医生自行协商“加号”事宜,算是打了个擦边球。

微信和支付宝则在支付环节上想要弯道超车,效果如何我没有内部数据,但是从我为数不多的真实就医经历来看,可能还是叫好不叫座的状态,医保支付又成了一道坎。

 

个人观点:挂号资源本是医疗场景下最为稀缺最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国家显然并不希望互联网公司只是去做一个号贩子托拉斯,因此无论是黄牛,还是互联网公司都被严格监管,因此并没有正规公司去触碰这根红线。但是作为医疗中的一个环节,对于用户来说这任然事件好事,用户自然是乐意接受的。但无论是号源还是支付,受政策的影响太大,在可见的未来尚无突破的可能。

总结

互联网医疗企业的盈利情况

综上所述,目前互联网医疗的主战场在“寻医问诊”,但将来会在非必要环节以“人工智能”替代人类医生;在可穿戴设备完成蜕变之后,或许人类的体征指数将会完全量化地展示在计算机面前。

最赚钱的是“医药电商”,但是“寻医问诊”才是医疗电商最好的入口,奋斗在上述各方向(电商除外)的企业目前无一例外均处于亏损状态,区别只是亏损多少的问题,若按照静态推演,未来三年到四年,着重于B2C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公司将持续大额亏损。总而言之,可盈利的部分一定都不在医疗。

究其原因,国人当前的消费理念是:为结果买单而不为过程买单。这样势必导致付费问诊的转化率极低从而抬高单次问诊的成本,因而注重“过程”的公司在此作用下将持续入不敷出,与前几年互联网内容所遇到的情况类似。可以看出这需要一长段时间进行用户教育。

互联网医疗发展趋势和未来预期

互联网医疗的现在主要由在线问诊+医药电商组成,形成了问诊+开药的一个简单闭环;但是互联网医疗的未来必然是分级诊疗的兴起,互联网医疗服务结合保险业务成为分级诊疗第一级;人工智能问诊大幅降低对于“小毛小病”诊治的人力成本;并由O2O家庭医生或者社区医生完成对于用户慢病的管理。—— 必须要有人出现的时候,人才会出现。

在更远一些的未来,马斯克提倡的脑机接口实现之后,人体实时生理状态将会是互联网医疗的最终形态?这需要拭目以待!

医疗市场规模和增速

互联网一代已经或正在进入中年,疾病时常袭扰这一代人的父母及他们的孩子,而这股中坚力量又特别擅长应用互联网,这就是群众基础。

分级诊疗必将在未来十年内落地,无论是哪种形式,互联网医疗公司或多或少都会受益,当然政策越开放受益就越大,这就是政治基础。

人工智能与可穿戴设备的不断演进是真正推动医疗革命的动力,俗话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就是技术基础。

政治基础+群众基础+技术基础使得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的不断增长,未来三年内突破含水分的600亿规模应该并非难事;但爆发式增长(突破不含水分的1000亿)的前提是上述三要素至少有两项产生了重大突破。

市场竞争格局和主要的市场竞争者

在革命性技术诞生之前,市场竞争格局基本已经能够确定了。

春雨医生、微医、平安好医生、好大夫、1药网、阿里健康均提供了在线问诊服务,而这些公司有各有一些自身优势:

  • 春雨:签约医生数量庞大,但质量不高;以价格为主要优势;
  • 微医(前身挂号网):因为历史原因,拥有巨大的挂号资源,以线上转线下为主要优势;
  • 平安好医生:自建医生团队,重点关注在线问诊场景,以质量为主要优势,依托平安,还有保险业务加持;
  • 好大夫在线:多年深耕医疗,有强大的线下资源,以线下转线上为主要优势;
  • 阿里健康:除了有阿里电商强势支撑购药环节,其开放的智能穿戴平台也不可小觑;
  • 1药网:医疗垂直电商领域第一,转型战略也已经落实,持续巩固已有的优势就是最大的优势;

这些公司目前都自成一派,虽然都属于第一集团内,但是并没有谁可以独霸武林,甚至连趋势都还没有出现。但我相信最终一统天下的公司就在这里。

原文地址:http://www.bananahouse.cn/index.php/2018/03/02/6736/

关注微信公众号

qrcod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9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