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摸不定的高端游客,将改变2018年亚洲奢华游风向

无需过多的高级研究,我们就足以了解到亚洲奢华游旅客数量呈现怎样的增长趋势,他们已经越来越难以简单定义为普遍意义上的“高端游客”了。

在旅游领域,他们的崛起以及呈现出的多样化备受关注。高端旅游行业不仅出现了不少新面孔,原就扎根其中的一些公司也开始想方设法抓住商机。

以新加坡为例。这个亚洲市场拥有许多旅行达人,专业化的出境豪华游旅游公司的数量也开始慢慢增多。一些海外的老牌旅游公司会选择在新加坡开设地区办公室,如斯科特·邓恩公司(Scott Dunn,一家设计奢侈游的旅游公司)在去年5月就在新加坡开设了继伦敦和圣迭戈之后的第三家办公室。也有一些旅行达人会选择自己组建一家新的旅游公司,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在定制和体验旅行领域,能比前辈们做得更好,如有多年出境旅游公司从业经验的资深人士David Song便创立了Beyond X Boundaries。

入境旅游公司(主要关注入境旅游的境外游客,出境旅游公司则主要关注出国旅行的国内游客)同样也在争先恐后地迎合捉摸不定的亚洲奢华游旅客。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业务,因为超过70%的亚洲游客都是奢华游的潜在消费群体。

2016年,曼谷迎接了2150万国际留宿游客,成为了全球访客人数最多的旅游目的地。在这里,专业的入境旅游公司开始组建起新的奢华游部门,其中就包括Diethelm旅游集团旗下的Diethelm Design部门。

还有不少入境旅游公司都在创建新的奢华游服务体系。Asian Trails Group认为,仅组建一个部门远远不够,鉴于每一个旅客市场都各有特点,因此需要为每个市场的客户指定不同的专业人士,来处理报价和定制行程等相关事务,以适应不同人群的需求。而另一家公司Destination Asia则安排有专家处理VIP和奢华游旅客的相关事务。

亚洲奢华游市场风云变幻,尚不明朗。为什么专业的入境旅游公司需要专门建立一个专家部门并打响品牌?与大众市场大打价格战不同,它们致力于提高目的地相关信息和个性化服务方面的竞争力,这难道还不够专业吗?

原因在于,在许多亚洲旅游市场中,奢华游市场占据的比重越来越大。而新兴的消费主力千禧一代对奢华游又有着另一番解读,不再仅仅是传统的五星级酒店、带泳池别墅、美味的晚宴和专机专车,正如Buffalo Tours总监所说,“现在的奢华游要满足他们的需求。”

“Instagram一代”模糊了奢华游的明确界限。“他们今天可以追求高品质生活,明天就可能向往一切从简和本土风情,”Asian Trail的电子商务和营销经理Niels Steeman说。

他们并不一定需要入境旅游公司来满足自己的需求。亚洲市场有许多线上初创旅游公司可供选择,如泰国的Localalike公司(他们的口号是“融入当地就是新的奢侈”),新加坡的Backstreet Academy公司,以及香港的Klook公司。这些公司都能够迎合“Instagram一代”的消费习惯,提供他们想要的旅行定制服务。

约有一半的Klook用户在抵达目的地之后预订了一次旅行、活动或是景点,其中有70%的人是通过手机预订的。Klook联合创始人兼总裁Eric Gnock Fah表示,他希望通过人工智能的手段,来巩固公司的移动设备优先性和即时确认解决方案的特点,为游客打造个性化旅行体验。因为根据他的预测,个性化旅行的需求还会进一步增长。

所以在2018年,亚洲奢华游市场的利润分布将会更加分散,无论是入境旅游公司还是网络平台,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无论是米其林星级餐厅还是路边摊,都能够从中分一杯羹。

而且由于亚洲的奢华游旅客都具有价值意识,多数人都会选择在亚洲消费,因为这里的价格更低,服务质量更高,多样化的旅游景点也能满足多样化的旅客。亚洲多地的旅游部门,如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香港等,都开始将重心从数量上转移到质量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7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