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悖论

来源:卢泓言,作者:程苓峰,原标题:《马斯克悖论》

马斯克的重型火箭成功发射并回收,把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激动得要哭。但仔细看他们的豪言壮语,“敢叫日月换新天”,“坚持就能创造奇迹”,诸如此类,我闻到这里面充满着“大跃进”的 浮躁 ,以及隐在背后的功利心。这些东西不是马斯克。

人类有一样天赋,只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东西,对不想看见的部分视而不见。在自己的心里和语言里,可以把任何东西掐头去尾,浓妆艳抹,改造成完全不同的另一样东西。我把这个称为“绑架”。越是伟大的东西越会被绑架。比如有人把孔子说成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落魄迂腐文人。比如西方很有名的那一句,多少罪恶借“自由”的名义而横行。

马斯克做的事是为人类“续命”。 他在一次演讲里说,为什么要去火星?因为 地球灭绝终会发生,我们作为一个族群能否在其他地方存续下去。这不是突发奇想要去火星旅游搞个浪漫野餐,也不是更多人意淫的“火星殖民”。维持族群延续需要至少100万人,所以才需要极大的降低成本,把火星定居的费用降低到几十万美元,相当于地球上一套房子。于是必须回收火箭并且增大载重。火星上缺乏地球所具有的各种能源,于是必须发展太阳能和电池。为了避免人类过早的把自己毁掉,于是必须反复提醒AI和机器人等等新技术的致命风险。

当我们为马斯克的种种成功惊叹时,我们是否能理解他的能量的来源。“至死方休”这样的决心,如果是为人类续命就非常容易理解了,求仁得仁又何怨。但如果是为了做一个上市公司,或者为了在未来的“超人”群体里占有一席之地,甚至仅仅是为了搞一款令人沉迷的游戏或者连续剧多挣点钱,谁又能真的能“至死方休”呢。若是真的有几个人死在追名逐利 消耗荷尔蒙 上面,那是傻,不是勇。

决心取决于使命。没有马斯克的使命,就不会有马斯克的决心。做苟且之事,只会有苟且的决心。借马斯克的东风喊声口号,麻痹自己哄哄员工骗骗韭菜,反正没有成本。

为人类续命的目的,来自于追究本质的思维方式。做什么事是最有意义的?按照目前的社会发展方式,推演到极致,人类会发生什么?没有这个本事,也不会有既少花钱又少花时间还能搞定一切的强悍的执行力。追究本质的思维方式是这一切的前提。如一个投资人在朋友圈说的,你们在执行到位这一点上跟马斯克隔了一万年,还是先吃好午饭再挣到钱活下去比较现实。不要把消耗过剩荷尔蒙的动物性冲动误解为深刻而稳健的理性力量。

没有马斯克的使命和方法论,却打着马斯克的旗号,做跟马斯克背道而驰的事情。他想在地球 灭绝 之前把人类送上火星,但我们中的大部分宣称受到了他的感染,所做的只是加速人类的堕落和地球的毁灭。

这看起来是一个悖论。

马斯克离火星更近一步,地球的毁灭就会更快发生。如果我们只有地球,哪里也去不了,那我们只能全心全意的保护好这个唯一的家园,即使盲目的破坏还是在所难免。

但如果我们有了第二个选择,那地球就不再值得全心全意的守护。不仅仅盲目的破坏会更加被容忍,更会有人开始“理性”的破坏。为了挣到上火星的船票,自然有人会不惜毁掉同类和地球 ,他们正在表现出更加的躁狂。 泰坦尼克开始下沉时,有些人会为了抢夺救生艇而相互杀戮,甚至不惜加速泰坦尼克的沉没。那时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是登上救生艇的牺牲品。

这看起来又是一个悖论。

如果人类毁了地球,那同样是这一群人上了火星,他们是不是同样会毁了火星?如果总是在寻找下一个火星,而不去改变人本身,终极的解决方案在哪里?一直追究本质的马斯克真的在本质上达到他的目的了吗?

这看起来也是一个悖论。

有个大V在朋友圈里说:“马斯克没有告诉人们这个世界有多糟,但是一直在努力改变这个糟糕的世界。”听起来很提神醒脑。

但我的看法正相反。如果你没有告诉人们这个世界到底有多糟,那你不可能改变这个糟糕的世界。马斯克悖论,在于此。他在物质世界开疆扩土,却不从人心里做工。他所做的一切都会被人心绑架,再用来对抗他,击溃他。

我曾经盛赞马斯克。跟扎克伯格和乔布斯这些天资聪颖好奇心无穷的小孩比起来,马斯克是一个成年人。扎克伯格们跟在科技的发展后面顺水推舟,制造出各种玩具满足人类无休止的欲望 ,我称之为“蒙眼狂奔” 。马斯克假设这样的道路走到尽头,人类终将面临如何自救的问题。扎克伯格们一直在玩,马斯克在准备应对最终的风暴。

但对于马斯克想要达成的目的而言,他自己也是一个小孩,虽然穿着大人的衣服。他没有去尝试改变原因本身,而是在结果上修修补补,而修补的动作还会加速这个结果的到来。

我在马斯克和一些号称是他的崇拜者那里得到的收获是,你可能无法通过在一个体系内部的做工来拯救这个体系。

要拯救这个体系,得颠覆这个体系本身才可以。这个体系的核心中枢是什么?那是人类的 欲望之 心,它决定了一切的逻辑,它制造了这个体系,它绑架了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6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