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互联网公司 —— 重服务?

引语

2018年,互联网的顶端已经毫无疑问被占领了,这种格局使得位于顶端的互联网公司逐步形成更大的财阀体系,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再次从无到有地创造出一家顶端互联网公司已经几乎不可能了。但是行业创新的步伐并未停止过,所有人都在寻找下一个今日头条,下一个美团点评或者是下一个滴滴。

回顾互联网

互联网 —— 披着“共享”概念的外衣,终点则是垄断;想要看到未来,那么首先要来回顾一下互联网到底能干什么,引用一段教科书对于互联网的定义(接下来的200个字很无聊,您可以跳过):

互联网(英语:Internet),又称网际网络,或音译因特网(Internet)、英特网,互联网始于1969年美国的阿帕网。是网络与网络之间所串连成的庞大网络,这些网络以一组通用的协议相连,形成逻辑上的单一巨大国际网络。通常internet泛指互联网,而Internet则特指因特网。这种将计算机网络互相联接在一起的方法可称作“网络互联”,在这基础上发展出覆盖全世界的全球性互联网络称互联网,即是互相连接一起的网络结构。互联网并不等同万维网,万维网只是一建基于超文本相互链接而成的全球性系统,且是互联网所能提供的服务其中之一。

信息

总的来说,互联网只是将信息从一端传输到了另一端,其实这就是互联网解决的全部的事情,这么看来互联网能做的事情还真不多。这遍衍生出了一些可运营的场景,包括:

  • 流媒体(例如:视频、音频)
  • 娱乐(例如:游戏)
  • 信息(例如:新闻、通信、搜索)

一些优秀的公司将上述这些场景打磨得非常漂亮,对用户非常友好,例如:优酷,爱奇艺,巨人,盛大,腾讯,百度等等。他们将互联网从技术直接转换成了应用,并将他们的应用产品提供给用户。他们所做的是使用互联网本身去解决用户问题,在这些场景下,互联网既是技术也是内容。在信息的两端,已经将服务完整地从供应方提供给了采购方。

资金流

资金流 —— 是横在互联网爆发的道路上最大的问题(没有之一),资金流还引申出了有关信用的问题。

原本这两个问题与“互联网”之间是有不可逾越的屏障存在,因为资金和信用曾经只存在于银行的内部计算体系中,这部分数据是绝对不允许外部访问的,毕竟这关系到大量的公私财产。随后有一家公司突破了这个限制,他们索性将原本银行才能管理、处理的现金与信用数据放在了一边,自行建立了一套完整且安全的资金体系,把钱变成了数字 —— 这就是支付宝!也就是后来的蚂蚁金服。

其实仔细想一想,如果钱必须要以实体形态出现之前,它仅需要是一个数字就可以了,那么干脆把它变成数字吧!

自此以后,信息流和资金流的问题(几乎)被彻底解决了,暂时先撇开物流问题,又有两个场景的爆发走上了快车道:

  • 电子商务
  • 互联网金融

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以及自2013~2014年逐渐火热起来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都是这些解决方案的最大受益者。至于物流受限于物理规律,还不能完全电子化,目前还仅能使得数据电子化,但比起早些年完全依靠纸质单据流转的物流体系来说,也已经有了质的飞越。

至此,纯粹依靠互联网能够彻底解决的场景几乎已经被说完了,另外一些公司则探索一些需要“人”加入(当然也包括物流在内)的场景。这产生了许多O2O的场景,主要是在我们的“衣食住行”方面,特别是其中的【食】和【行】,所以滴滴,饿了么这样的公司崭露头角并逐步成为了(超)高频应用。

来谈谈未来

刚才我们简单地回顾了一下互联网的“过去”,当然还有更多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就不再一一例举了。

那么下一代互联网公司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大数据,AI,区块链,VR/AR,知识付费,IoT?

互联网的未来肯定远不止上述这些,在技术方向上的发展一定会是未来取向,上面提及的这些方面都还没累积到质变的程度,所以今天只是想探索一下另一个可能的未来 —— 互联网重服务。

什么是轻服务?可以这么说,服务的主体并非互联网平台公司,平台解决了信息问题,促成买卖双方合同的成立,然后由服务供应方提供主要服务给到购买方,互联网公司只是解决信息和信用的基本问题。大量过程中的商品或者服务都是标品,对于互联网公司提供的服务,双方基本上均无法要求特别定制。

相对来说,什么是重服务呢?在传统的B2B服务中,通常在标品售卖的前提下都会有一些定制要求,卖方满足买方的定制要求,使得其标品产生了变化,这便是重服务的一种形态了。如今来到了互联网重服务的场景下,要由我来重新定义的话,那么就是由互联网平台为终端采购方提供解个性化决方案,而不再是简单的单一服务或商品。

举个例子,有一天为了庆祝隔壁老王家生了个儿子,你决定要吃一条烤鱼庆祝一下,为此你必须跑到菜市场里买一条新鲜大活鱼;而这菜市场为了响应国家的“互联网+”战略,搞了个“老马买菜”APP,用户可以在网上下单,由菜市场进行直送;那么当你下单买了一条鱼并送货到家之后,一次轻服务便完成了,菜市场促成了这笔交易,但是交易的全部环节中菜市场并未过多参与。

你(买鱼)->请求菜市场->转发请求->水产商->接单->交付(鱼)->完成

再举个例子,为了庆祝隔壁老王家又生了个儿子,你决定还要再吃烤鱼,那些相同的就不再赘述了,但这次,我们试着让菜市场尝试下改变,这次鸟枪换炮搞了个“艾马生鲜”APP,除了提供上一个版本“老马买菜”的全部功能以外,还提供定制加工服务,这样,场景就变成了:

你(买烤鱼,还要求变态辣)->请求菜市场->拆分需求->水产商->接单->交付(鱼)->菜市场(加工成烤鱼,放了变态辣)->交付(烤鱼)->完成

所以说重服务一定蕴含着客户定制,我们发现上述相似的两个案例中,前一个案例中作为菜市场的马老板希望尽可能少的参与到买卖中去,马老板只要从每笔交易中抽取一些提成,或是少量租金,他的生意就完成了。而后一个案例中显然用户体验好了很多,因为“吃烤鱼”这一目的被一个总包商完成了,这项服务不仅是你吃到了变态辣的烤鱼,还能为你节省出很多人力成本以及原料调配所需的工作,甚至你还发现,这顿烤鱼要比自己做的好吃多了!(服务成果更加专业)

备注:看完例子,我还想重申一下,我并不是在说有关自己做菜和叫外卖的区别,而是重点说的是菜市场(互联网平台)角色的转变。

总结

互联网重服务是否已经具备了可行条件?

  • 互联网服务、产品已趋于更加专业,即从产品到家庭落地产生了缝隙
  • 互联网产品品牌已经深入人心,但是互联网服务还处于启蒙阶段
  • 服务的消费升级时代已经到来,人们趋向于选择专业的服务解放自己的时间

因为时间有限,暂不能提供具体数据用以支撑上述结论(下一篇专题将会详述具体数据支撑),但是趋势是明显的。常见的互联网创业理念,通常是轻服务,我们可以看到BAT都是都是基于这样的架构,即便是后来的新美大、今日头条、滴滴的服务还都是“标品”;互联网非标品的售卖非常困难,甚至“非标品”根本不是互联网公司的菜,这样的言论现在看来应该已经有些过时了。

现在已经有一些公司在尝试“非标品”领域了,盒马鲜生、平安好医生以及土巴兔等等,这些公司或多或少在基础服务之上为客户提供一些定制。

个人服务定制距离我们到底还有多远?定制服务一定非常高端,非常昂贵?其实他早就存在,我想理发店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再差的理发店也需要按照客户的特点理发,而不可能用流水线方式完全标准化(当然,监狱的理发师有可能做到)。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nanahouse.cn/index.php/2018/02/02/25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4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