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大鳄与岁宝“小庙”的奇幻漂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ID:  alpworks),作者:林晓晨,封面来自:东方IC

11月30日,阿里新零售发布新动作,盒马旗下首个数字化购物中心“盒马里”正式开业。事件本身没有太多波澜,倒是“盒马里”背后一家名叫岁宝百货(HK:00312)的港股上市公司引来外界关注的目光:

“不管是盒马鲜生还是盒马里,阿里在粤均选择和岁宝独家绑定合作。更让人惊讶的是,当年地产界叱咤风云的原中海地产董事长郝建民,带了半个中海高管团队,如今正‘委身’在这间市值只有30多亿的‘小庙’”,有业内人士发问,“凭的啥?”

郝建民的不甘

中海地产一直都是地产行业中利润率最高的企业,因此很多房企都将中海的高层视为挖角的最佳选择。中海也常被冠以地产界“黄埔军校”的赞誉。

郝建民于1987年加入中建总公司,从1989年开始被长期派驻到香港工作,是一位从底层做起的实干人物。

多年的隐忍勤奋让郝建民逐渐在工作中崭露头角,在香港建筑业的不断耕耘也让其积累了与金融财团打交道的丰富经验。在带领华北区团队时,由其主导开发的几个北京楼盘均成为当时的明星楼盘。

中海大鳄与岁宝“小庙”的奇幻漂流

既拥有突出的实操经验,又能够将团队带领的蒸蒸日上,还能利用自身丰富的经验与金融财团展开合作,郝建民很早就已经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能力。

2013年,郝建民终于得到机会,就任公司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当时年仅46岁的郝建民绝对属于央企中的“少壮派”,业界对于他的评价也都是精力充沛的实干型领导。

郝建民刚一上任就对中海地产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废除了原先实行多年的区域化制度,改为从集团层面的大部制纵向一体化管理,并成立了中海战略管控委员会,由郝建民亲自担任主任。权利的集中让公司的管理更加高效,中海地产的业绩向好增长,但同时也在所难免的会得罪很多人。

此外,郝建民积极推动中国建筑房地产事业部、中建地产的合并,该项合并困难极大,涉及金额超300亿,耗时2年多才最终完成。完成合并后,中海地产无论是规模还是土地储备均大幅增长,很有可能超越万科成为行业第一,这也是郝建民希望完成的“中海梦”。

内部管理体系改革完成,高质量资产合并加码,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当郝建民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却在2016年突然离职。

虽然中海地产并未明说离职具体原因,但从市场中的多方消息来看,郝建民的离职很可能与一个违规问题相关,涉及的事情可能是几年前违规发送给核心团队的奖金。离职并非业绩原因,这无疑对雄心壮志的郝建民如当头一棒。

黯然离职,对已经完成前期准备的郝建民来说绝对是不甘心的。而随着郝建民中海时代的落幕,当初其成为行业第一的“中海梦”也不得不放下。

从中海地产低调辞职的2年后,重新出山的郝建民为何选择了岁宝?

深圳“泰山会”

岁宝虽然在全国的知名度并不高,但却是一家地地道道的老牌百货公司,自1996年开业以来,凭借卓有成效的管理水平,不断深耕深圳和广东地区的百货业务。2016年,岁宝百货的门店数量达到巅峰。

岁宝的董事长杨祥波在深圳地区有着极高的威望,人脉极广,同时其还担任深圳同心俱乐部监事会副主席。深圳同心俱乐部是深圳地区的商会,网络了包括腾讯马化腾、比亚迪王传福、顺丰王卫、宝能姚振华、康美药业马兴田、佳兆业郭英成等在内的商界大佬,堪比“泰山会”。

杨祥波最早是A股上市公司哈投股份前身岁宝热电的董事长,在1995年岁宝热电成功上市后,杨祥波在深圳创立了岁宝百货。其创立岁宝百货的初衷是为了支撑岁宝热电的业绩,但随着杨祥波所持岁宝热电股权的流失,他开始将业务的放到岁宝百货上,并开启了连锁百货的扩张之旅。

中海大鳄与岁宝“小庙”的奇幻漂流

然而在互联网电商的冲击下,最近几年的实体百货越来越难做,岁宝百货的主业也因此受重创。在2017年,拥有15年历史的深圳南山老店歇业,预示着门店数量持续扩张的岁宝百货开始收缩。

岁宝百货的总营收在多年持续增长后,于2017年开始拐头向下,2018年度的营收更是同比骤降27%,显而易见岁宝百货已经到了必须变革的时候。在看重中国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发展机遇后,岁宝百货决定将未来的运营重点放到地产开发的新业务上。 

中海大鳄与岁宝“小庙”的奇幻漂流

但一直以来,岁宝百货的主营业务都是商业地产经营,在房地产开放领域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同时也不具备相匹配的人才。仅凭当时班底想要在地产领域分一杯羹,难度极大。因此找到能够统领全局的高端人才就显得至关重要,而在2016年底从中海地产离职的原董事长郝建民无疑是最佳人选。

“三顾茅庐”

郝建民曾是上千亿市值国企子公司的掌舵人,显然市值仅仅30亿的岁宝百货并非其很好的选择。最早传出郝建民加盟岁宝是在2018年的4月份,但最终直到9月才正式官宣,可见岁宝为了争取郝建民的加入费了一番心思。

万事皆靠用心,正是岁宝百货的“三顾茅庐”促成了郝建民的加盟。所谓“三顾茅庐”并非岁宝百货的创始人三次去请郝建民加盟,而是为了促使他的加盟做了三件重大的事情:

其一,弱化传统商超业务。

今年6月中旬,岁宝百货与阿里旗下的新零售品牌盒马达成战略合作,将在两年内分阶段的将岁宝超市改造成盒马鮮生超市。

商超业务是岁宝此前的核心,与盒马合作后,将不再独资经营,仅会通过定期向盒马收取租金的方式运营,并不再需要耗费过多的资源,战略地位骤然下降。

其二,重金邀请。

为了能够将郝建民招致麾下,岁宝给出了一份诚意十足的薪酬:年薪高达2400万港元(折合2160万元),并且还附赠3.74亿股公司股票——当时市值高达3.29亿港元(折合2.96亿元)

岁宝给出的薪酬远超郝建民在中海地产时的年薪,且不算巨额的股票收益,仅2400万港元的年薪就是当时的3倍之多。2400万港元也使得郝建民成为所有港股和A股公司中,薪酬第一梯队的高管。

其三,团队整体入驻。

郝建民答应加入岁宝百货的第三个条件,是要带着团队入职,而这正中岁宝的下怀。最终,包括原中海地产财务总监林晓峰、原中海物业董事长王琦在内的多人团队都跟随郝建民一起入职岁宝。

复制“中海模式”

郝建民在岁宝上任后主要做了两件事,其一是重塑管理模式,其二是大批量拿地。

郝建民要求岁宝的地产业务进行集团化运营,让权力高度集中,几乎拷贝了其在中南地产时的治军模式。同时还立马停止了合作开发的模式,包括深圳福田八卦岭片区、深圳宝安沙井片区的项目已经被全部收回独自开发。

在拿地方面,2018年底岁宝耗资2.87亿港元,拿下了江苏淮安市盱眙县的一块36.7万平方米的土地,未来将建造住宅和商业地产。2019年11月,岁宝耗资3800万元拿下珠海1.61万平方米地块,计划将被盖成两座综合性的建筑。 

 

中海大鳄与岁宝“小庙”的奇幻漂流

为了拿地,郝建民曾经考虑通过收购“千股”公司的方式进行。2018年底,岁宝耗资2.9亿港元收购富元国际集团(HK:00542)约19%的股份,富元集团几乎是公认的“千股”,市场对于这次交易普遍不看好,认为存在猫腻。在收购公告发出后,岁宝百货股价暴跌超50%,而富元集团的股价则大涨。

实际上,岁宝百货最开始是希望直接控股富元集团,但最终并未成行。岁宝股份收购富元集团发生在郝建民上任不久,我们认为这次收购的目的并不在于公司本身,而是为了对方多达13.56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在控股收购未成行后,岁宝最终在半年后卖掉了富元集团的股份,获利9200万港元。

中海大鳄与岁宝“小庙”的奇幻漂流

如今地产业务已经逐渐成为岁宝集团的支柱。根据岁宝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由房地产相关业务贡献的营收已经达到2.87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已经达到62%。此外岁宝旗下的管理股份公司已经签订了两个项目,预计将会产生不多于10亿元及1.2亿元服务费。

但考验郝建民与岁宝关系的时刻还没来到,地产寒冬和行业头部化的苦日子才刚开始。郝建民当年没有实现的“中海梦”,能不能在岁宝圆梦,一切都在未定之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ID:  alpworks),作者:林晓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3 + 3 =